第六章:怀疑

此言一出,齐恒和林菀都是一脸愕然,尤其是林菀,她自从生完贞儿之后,月事便不准了,仔细一算确实有段日子没来了,但是她居然没想到会是有孕了。

“莞莞!”齐恒一脸喜色地握住了林菀的手:“你还好么?”

林菀脸色有些苍白,她将手放在了小腹上,她居然又有了身孕,她抿了抿唇角,这几天因为齐恒纳妾而有些压抑的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

对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孩子更重要,不管他是男是女。

齐恒却有些懊恼:“莞莞,要是早一点知道,就不会……”

“不会怎么样?”林菀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不会纳妾了?或者说,如果这一胎再是个女儿,你再纳妾也不迟?”

齐恒皱起了眉头,他不明白,明明是一件大喜事,怎么林菀还是能用这样冷嘲热讽的语气说话?

他也不是想自己纳妾的,还不是为了母亲,为了齐家么?为什么林菀就不能体谅他呢?

现在他们又有了孩子,他希望是儿子,这样她在家里也能更有底气,这有什么错么?

齐恒一脸受伤地看着林菀。

门外,听到林菀有了身孕而赶过来的清平侯夫人,听到了夫妻二人的对话,心中火一拱一拱的。

她对林菀的不满,更多也是因为林菀对齐恒的态度,哪有做夫人的跟夫君这样说话?林菀她就是太嚣张!

清平侯夫人心中一恼,原本对林菀腹中的孩子期待的心情也淡了两分,这要是林菀生下了儿子,指不定更嚣张了!

“恒儿。”清平侯夫人走了进去,打断了齐恒想要开口的话。

清平侯夫人平静地了林菀一眼,目光落在了齐恒的身上,笑着开口道:“自从倩儿进门,这喜事真是接连二三,莞莞,你一定要安心养胎,府里的事,还有娘帮你张罗,你现在养胎最要紧。”

“是啊,莞莞,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齐恒也附和着说道。

这下林菀有了身孕,若是再有了儿子,娘亲也不会再说什么了。

清平侯夫人满脸笑容地拍了拍齐恒的手:“你还不去送送大夫,看你高兴的,都忘了。”

“对对对,大夫,您这边请。”齐恒站起身,送着大夫出门。

齐恒一走,清平侯夫人的脸色便淡了下来,她的眼神落在了林菀的肚子上,她的目光冰冷的像一条蛇,不带任何的感情,林菀不由得地伸手盖住了小腹。

“既然有孕了,就好好调理身体,恒儿身边也不能没人照顾,这件事我会安排。”清平侯夫人淡淡地说道:“你也不用有什么压力,好生调养便是了,日后不管齐家的长子从谁肚子里出来,你都是他的母亲,这点你大可放心。”

听到清平侯夫人的话,林菀神色便是一颤,她身边的丫鬟嬷嬷也都是愤愤不平,什么意思?这是认准了林菀生不出儿子来,用话来刺激她的么?

林菀这才刚有身孕,不足三月,最是危险的时候,做婆母的居然还这样与林菀说话?!

云香心头有些不愤,刚要说话,李嬷嬷便拦住了她,冲她摇了摇头。

林菀勾了勾唇角:“我当然放心,有没有儿子,我也是个母亲。”

清平侯夫人轻轻一笑:“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

她说完,便转过身,朗声说道:“都照顾好世子夫人,若是她有什么事,我唯你们是问!”说完,她便冲着林菀笑了笑:“那莞莞,你好好休息。”

“恭送母亲。”林菀恭声说道,扶着云香的手下了床,微微福了福。

不管任何时候,林菀在礼节上,总是让人挑不出毛病的。

清平侯夫人皱了皱眉头,轻哼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齐恒亲自送了大夫出府,一路上询问了许多关于产妇的问题,大夫很是耐心:“世子爷请放心,世子夫人的身孕已经两个月了,世子夫人生养过,身子底子也好,您不用担心。”

齐恒神色却是一变,“两个月?”

两个月前左右是柳倩刚进府的日子,夫妻俩的关系降到冰点,他没有去过关雎院啊。

“是啊,世子爷,怎么了么?”大夫狐疑地问道。

齐恒回过神,若无其事地道:“哦,没什么,有劳了。”

齐恒心不在焉地送走了大夫,心怀疑虑地往回走,眼神也变得怪异起来。

齐恒想了好几天,最后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疑窦,唤来小厮让人去悄悄地调查起林菀两个月前的行踪来。

林菀也有了身孕的事,在府里引起了轩然大波,两个女人同时有孕,对孩子的性别也引起了一场狂热的讨论。

柳倩也听到了外面的传言,她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越加的心浮气躁起来。

柳倩站在窗边,推开了窗户,天气已经热了起来,可是因为她怀有身孕,清平侯夫人担心她的身体,命人关着窗,免得病着,是以房间里的空气闷热,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烦躁。

她的手放在了小腹上,目光落在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服侍柳倩的丫鬟双喜看到,急忙去关了窗,一脸嗔怪地说道:“姨娘,别吹了风,小心身子,奴婢扶您去躺一会吧。”

柳倩柔柔地一笑,却并没有像以前那样顺从地跟着她回去,反而握住她的手,柔声说道:“我身子还好,只是觉得这屋子里太闷了,你陪我出去走一走好不好?”

双喜本能的想拒绝,她是清平侯夫人派来照顾柳倩的,柳倩的身体是最重要的,只是望入柳倩温和的眸子,她突然觉得无从拒绝。

双喜点了点头,柳倩便弯了弯唇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

齐恒命人去打探林菀行踪的事情有了眉目,也是林菀的行踪实在太好查,她平日里很少出门,这两个月又因为齐恒纳妾之事,京城议论纷纷,林菀刻意减少了自己出门的次数。

“唯一的一次,是少夫人去观音庙,她只出过那一次门。”小厮恭敬地说道。

“观音庙?”齐恒微微蹙了蹙眉头,“她什么时候去观音庙的?”

“上个月初五。”

齐恒脸色倏地一变,他知道这个日子,那是萧楚河回城的日子!

“你去查,当天少夫人出城都见了谁!”齐恒厉声喝道。

齐恒向来文质彬彬,很少这样大声说话,小厮被他突然起来的吼声吓了一跳,不敢多说,连声应是,急忙应是。

这件事很好查,小厮去问过车夫就明白了。

“萧楚河。”齐恒低声念叨着这个名字,眉中闪过一抹厉色。

突然,门外传来丫鬟慌张的声音:“世子爷,世子爷快去看看吧,大小姐和柳姨娘落水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