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逼迫

林菀是个目光短浅的女人,她不可能让自己的孙子教养得跟林菀一个样儿,要是孙子也被她抢走了,她才要欲哭无泪。

她要借着林家的名声,给孙子谋取最大的利益,但又不能让孙子与林菀亲近。

这一切的前提是,要有个孙子。

清平侯夫人道:“七出之条,她本就犯了无后,我是看在你与她的感情份儿上,不愿走到这一步,可是恒儿,如果你再一意孤行,你也不要怪娘,娘都是为了你好。”

清平侯夫人突然站起身,拉起齐恒一路来到了祠堂。

祠堂里供奉着的是齐家列祖列宗的牌位,清平侯夫人突然跪倒在地,齐恒急忙也跟着跪下来。

“我齐家本是草莽出生,这爵位是老祖宗跟着先皇打天下得来的,当年我齐家也是人丁繁盛,你祖父有兄弟七人,除了你祖父之外全部战死沙场,先皇感念我齐家的功勋,才赐下这爵位。”

“你三叔,是三爷爷唯一的子嗣,当年边关动乱,他替你父亲领了旨意带兵出征,他战死的时候,只有二十七岁!”清平侯夫人说着红了眼睛:“他们都是为了保全齐家的昌盛,齐家的爵位,不是属于你的,而是属于他们的!这是用他们的牺牲换来的!”

她紧紧地盯着齐恒:“你一出生便是侯府世子,你又为这个府里做过什么?”

齐恒浑身一震,被所有的羞愧与自责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比起那些战死沙场的齐家人,他只是要娶一个女人,生一个儿子,这又算什么牺牲?

***

清平侯夫人虽然说服了齐恒,但是圆房的事情,还是搁浅了,原因无他,朝中出了大事。

边关传来捷报,靖远大将军萧楚河大胜辽军,结束了边关十年来的战乱,要凯旋回朝了。

萧楚河不是别人,他是林睿之的学生之一,萧楚河是学文出身,但却能带兵打仗,驻守边关十年,守住了国朝的脸面,与皇帝的威严,带领着残破的军队,硬是抵挡住了辽军的铁蹄。

皇帝非常重视,满朝文武都在为欢迎他归来而忙碌着,齐恒自然也很忙,连回府的时间都没有。

接连忙了一个多月,终于等来了萧楚河回朝。

郊外的观音庙很灵验,京城里的许多人家都喜欢去这里拜佛,原因无他,观音庙求子非常灵验。

李嬷嬷以前也叫林菀过来拜拜,只是林菀不信这些,一直不愿来,自从柳倩进门之后,李嬷嬷危机感骤升,不顾林菀的反对,执意带着她过来。

今天观音庙里的香客并不多,林菀上了香,看着李嬷嬷添了足足的香油钱,她不禁觉得可笑,又有些可悲,她如今为了生儿子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回去的路上,林菀有些沉默,坐在马车里,也不吭声,突然,马车一阵颠簸,李嬷嬷连忙扶住了林菀。

是马车的轱辘坏了,车夫正去找人修车,李嬷嬷担心车上不稳当,摔着林菀,便扶着她下了车,顺便欣赏一下山上的风景。

“莞莞。”一道醇厚的男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林菀愕然地回过头,眼睛不由得一亮:“师兄!”

这一天是萧楚河凯旋而归的日子,可是进城的只有他的副将,萧楚河本人却没有出现,副将给出的理由是将军旧伤复发,无法进城。

皇帝前几日病了,并没有亲自出来迎接,而是派了太子代劳,太子与萧楚河私交甚笃,自然表示了谅解。

倒是一众被拉来迎接萧楚河的大臣们心中却是埋怨连连,这萧楚河的架子也太大了,真是仗着军功,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了,简直没有规矩。

齐恒便是其中腹议萧楚河,认为他功高自满的人之一。

齐恒一脸不满地回了府,他本来想去关雎院,可是脚步一转,突然想到了清平侯夫人的话,他来到了柳倩的院子里。

房间里有些尴尬的沉默。

房间里,柳倩显得有些紧张,她坐在床上,微微垂着头,眼神却不由自主地瞥向齐恒,看到他伟岸的身影,她悄悄地红了脸颊。

“世子爷……”柳倩悄声唤道。

齐恒站着没有动,目光落在柳倩柔媚的脸颊上,微微有些恍惚。

柳倩心知,这是清平侯夫人给她争取的机会,她不能错过,

她咬了咬下唇,终于按捺下心中的羞涩,她站起身,走到齐恒的身边,低声道:“世子爷,我服侍您。”

齐恒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拒绝。

这给了柳倩勇气,她主动伸出手,手还带着微微的颤抖,她解开了齐恒身上第一个扣子。

……

林菀从观音庙回来,因为李嬷嬷添的香油钱足够多,住持还送了两个求子符,说是夫妻二人佩戴在身上,更为灵验。

林菀原本是不信的,只是看着李嬷嬷期待的目光,她不由自主的也生出了两分的希望,万一,真的灵验呢?

她不由得也有些期盼起来。

林菀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拿给齐恒,只是云香却一脸欲言又止,李嬷嬷不由得怒斥道:“你这丫头,小姐问你话呢,干什么吞吞吐吐的。”

云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就落了下来:“小姐,世子爷,世子爷去了那边……”

林菀微微一怔,关雎院的人对柳倩都有一种本能的排斥,习惯性的称呼她为那边,她手里的求子符落在了地上,心中一片冰凉。

齐恒终于不愿再给她机会。

林菀的手忍不住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生个儿子,她何尝不想?只是成亲多年只生了一个女儿,她知道,外边的人都在说,林太傅的女儿什么都好,就是生不出儿子,她顶着一口气,昂起头,不愿让外面的人看不起她。

她努力的教养着贞儿,将她培养得出类拔萃,她要告诉那些瞧不起她的人,她林菀的女儿,哪怕是女儿,也是最优秀出色的,比男儿还强。

可是女儿,到底还是替代不了儿子,齐家不需要女儿,即使再优秀的也不需要,齐家要的只是一个可以继承爵位的儿子。

李嬷嬷心疼地拿起求子符,看着林菀一脸心如死灰,欲言又止。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