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进退两难

何忘之不敢拒绝汪已桉,但实在是担心苏雯,所以一直垂头丧气的。

汪已桉见不得她这样,好像那小流氓打在她身上一样。

“喂!这事儿不都结了吗?你在这难受什么呀?”

何忘之叹气,“我觉得没这么简单,苏雯的弟弟都能找到宿舍来了,谁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再来?”

汪已桉忽然笑了,表情无奈,何忘之不解地看着他,汪已桉笑道:“我真的觉得你挺倒霉的。”

何忘之更无奈的叹气,充满忧虑的说:“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你不是饿了吗?先去吃饭。”说着,就率先下楼。

老楼没有安装电梯,楼道里的声控灯经常坏,上学期间还有人修理,假期的时候就没有人管了。正如汪已桉说的那样,何忘之自己倒霉,短短的六层楼,三四五楼的声控灯都坏了。

平时何忘之也走熟了这条路,但是今天,不知道是刚刚的打斗让她心神不定,还是汪已桉的存在让她紧张不安,她不小心踩到了楼梯的积水,脚底一滑,就要摔下楼去。

多年的夜间训练锻炼了汪已桉的夜视能力,见何忘之脚下一滑,他立即伸手去抓,结果却抓住了何忘之的马尾辫。

她的发丝太滑,汪已桉也不敢用力,略微向前一步,也踩到了那滩水,汪已桉也滑了一步。

汪已桉松开何忘之的马尾辫,手顺势一滑,抓住了她的衣服领子。

头上一松一紧,心里也是一松一紧,何忘之短促而尖利的叫了一声,又被闷哼替代。原来汪已桉在下滑的时候,同时抓住了她的衣服领子和楼梯的扶手,何忘之被甩到扶手旁,汪已桉也被带着滑下来,重重的撞到她的身上。

两人下滑的趋势停止,何忘之被紧紧的加在冰冷的楼梯扶手和汪已桉硬挺而温热的胸膛之间。何忘之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甚至她只要抬抬头,脑袋就能撞到汪已桉的下巴。

汪已桉慢慢的松开了手,倒退了一步。何忘之清了清嗓子,低声道:“谢谢。”

汪已桉的声音冷淡了下来,完全收起了刚才的嘲讽和笑意。

“我说了,你的运气不太好。”

两人无声的下楼,再也没出什么状况。

宿管阿姨的办公室亮着灯,但是人却不在。汪已桉站在寝室楼门附近,引得出入的女生注目,还有人上前问汪已桉的联系方式,被他一个冷眼给吓跑了。

何忘之左等宿管阿姨着急,右看汪已桉脸色越来越沉更着急。她走到汪已桉身边,安抚的说:“要不然你先看看你想吃什么?”

“来了你的地盘,不是应该你做主吗?”汪已桉挑眉反问道。

“这个时候食堂已经关门了。”何忘之说废话。

“我不吃食堂。”汪已桉立刻否定。

“那你想吃什么?”何忘之小心的问道。

“我不知道,听你的。”汪已桉的眉目舒展。

“去吃俄餐?”何忘之豁出去自己的钱包了。

“俄餐有什么吃的啊,我都吃腻了。”汪已桉不同意。

“要不然吃泰国菜?”

“酸辣酸辣的,我不喜欢。”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