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掐了人家的桃花

华世林在女人方面一直玩的很开,这种类型的女人正是他喜欢的。

他侧过头,将嘴里的烟吐了出来,指尖的烟也移开了些,然后对着女人说道:“你好呀,美女!”

文茜想起了上次在海城和她打招呼的那个男人,果然,男人都是一个样子,连把妹打招呼的方式也是一样。

文茜深吸了一口烟,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调了半天的情。

直到一根烟燃尽,文茜拿起鸡翅,正准备啃吃鸡翅的时候,两人才停止了交谈。

然后文茜眼睁睁的看着女人,拿起桌子上的餐巾纸,写了串自己的电话号码,最后还印上了自己的红唇,塞进了华世林上衣的口袋,才起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还挑衅的看了眼文茜。

文茜虽然谈过的男朋友不少,但是她很少主动去撩,今天第一次看到这样直白的搭讪方式,她真的算是大开眼界了。

文茜张口又撕下一块鸡肉,正吃的欢的时候,突然,华世林一口烟吐在了她的脸上,“白眼狼,上次我那么帮你,这次都不知道帮我下?”

文茜嘴里的鸡肉都还没有咽下去,咳了半天才反驳道:“得了吧,我要是今天给你掐了这朵桃花,你非恨死我不可。”

华世林看着文茜,笑着摇了下头,然后端起啤酒罐将最后一口啤酒一饮而尽。

两人吃了饭用了两个小时,离开的时候,华世林抽出上衣口袋的纸巾,擦了嘴和手,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

文茜疑惑的问道:“扔了干什么,那女的不正合你口味么,还是你不好意思了?”

华世林一边起身收拾东西,一边说道:“我以前品味这么差么?”

“少来,你肯定记住人家电话号码了是吧?”

两个人回去的时候也是走着的,临安市的夜晚总是别样的迷人,到处都是张灯结彩,一路走回来,路边有各种的小玩意和小吃。

还有流浪歌手在唱歌,文茜看着男人抱着吉他深情歌唱的样子,就想到了文砚。

文砚唱歌也很好听,文茜想,他会不会也是这样,在不同的城市,唱着不同的歌,过着他的流浪生活。

“想他了?”

文茜没有回答华世林的话,直到一首歌唱毕,她才问道:“他连你也没有联系过么?”

“没有,他这个人很倔,一旦下了狠心,就会断的彻底,不要说我,我们那帮玩的朋友,一个都没有他的消息。”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华世林正在洗澡,而文茜却想起了晚上了华世林问他的话,“想他了?”

文茜是真的不敢告诉任何人,她真的快忘记文砚的模样了,映在她脑海里的文砚只剩下了大概的轮阔,眼睛是什么样子,嘴唇是什么样子,她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可是她还不能告诉任何人,文砚是因为她才离开的,如果她连他的模样都忘了,那她觉得自己就太无情了。

文茜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桌子上的电话就响起了。

是萧凌越的视频通话,文茜这才想起来,她忘记给萧凌越回复消息了。

最近它们两个人的互动有所改善,中间文茜也接过几次萧凌越的视频,所以这次她考虑了会,便也就接上了。

“姐姐。”视频中是萧凌越半干的脑袋。

文茜因为今天想起文砚,情绪不是很高,所以两人没聊两句,萧凌越就觉察出了文茜的情绪不对。

“姐姐,你今天怎么了?”

文茜苦笑了下,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有点累了。”

话刚落,浴室里就传来了华世林的声音:“茜茜,沐浴露怎么没了?”

“哦,我买了新的,在洗手台的下面,你看看有没有?”

“好,找到了。”

两个人一问一答的对话,就像是一起生活了许久的夫妻,默契十足。

萧凌越的咬了咬后牙槽,将心里的怒火压了压,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姐姐,你,你家里怎么会有其他男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