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受伤了

那个男人的手,甚至正慢慢的往文茜的腰上移。

酒店的工作人员说了什么,萧凌越一句话都没有听清楚。

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被气炸了。

在梦中,他似乎也握过那个女人的腰,不盈一握,细腻滑润。

可是原来那个地方不光只是他一个人碰过,或许,或许被很多人都碰过,甚至还有她身体的其他地方,都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进去过。

想到这里,萧凌越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疯了。

他觉得自己像是受到了背叛,巨大的耻辱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他扫了一眼旁边,那个照片中和文茜举止暧昧的男人,正品着酒,含着笑,也看着远处的那道身影。

萧凌越皱着眉,他不是文茜的“另一个男朋友”么?他怎么能一点都不介意的看着她和其他男人调情呢?

萧凌越在飞往海城的飞机上,就一直在想,文茜和照片中的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他想了好久,觉得最合适的答案就是,文茜应该不止有他一个男朋友,那个男人也应该是她的男朋友。

而现在和她一起在水里看风景的男人,可能是她新的男朋友。

连日来的猜忌,生气,吃味,耻辱以及嫉妒,全都堆积在了一起。

萧凌越的拳头越握越紧,正准备冲到水里去,将那两道暧昧的身影分开时,突然听见水里的男人“啊”的惨叫了一声。

文茜冷着眼,看着被自己伤到要害的男人,“说话就说话,胡乱摸是几个意思?”

男人捂着身体,怒瞪着文茜,“穿的那么少,不就是为了勾引人么?现在装什么装?”

“我穿什么是我的自由,你管不住自己,那就只能我来替你管管它了。”说着眼睛在男人被捂着的地方瞟了一眼。

“还有,就你这点雕虫小技也想来勾引我?”文茜的声音在偌大的泳池里,格外响亮。

尤其是在骂雕虫小技的时候,第一个词和第三个词的声音很重,惹来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

水里的男人像是遇到了极大的羞辱,气急败坏的骂道:“臭贱人,你以为你是谁?”

说着已经伸手去拿岸台上放着的酒杯,准备向着文茜泼去。

文茜一愣,还没来得及躲闪,就被华世林拉开了,酒水被洒到了池水里。

男人看了眼空了的酒杯,情绪发泄失败,心中的怒气就更重了。

于是气急败坏的,拿起酒杯向着文茜和华世林砸去。

华世林将文茜护在怀里,酒杯砸过来的时候,没有砸到人,但是却嗑在了傍边的岸台上,玻璃飞溅,割伤了好几个人。

萧凌越也被玻璃碎片碰到了额头,瞬间鲜血就滲了出来。

傍边酒店的工作人员大吃一惊,赶紧打电话叫了医生,完了又给保安部打了电话,叫人上来处理。

“越越?”

夏烟本来准备下去给文茜她们帮忙的时候,却看见萧凌越在岸边站着。

她匆忙裹上浴袍,走到了萧凌越的身边,“你怎么在这里?”

文茜听到夏烟的声音,转身去看,才发现萧凌越就站在她正对面的岸边。

他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衬衫,有红色的血滴,滴在了上面,像是一朵朵盛开的鲜花,刺眼的很。

文茜转身就扑进水里,向着岸边游去。

夏烟用毛巾按住萧凌越的额头,想帮他止血,可是半天的了,雪也没有要停的样子。

明明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口子,可是怎么就止不住那?

夏烟突然想起上次和萧凌越一起吃饭,他的手受了伤,也是这样血流不止,医生说他是凝血比较困难。

夏烟心里害怕极了。

文茜上岸,走到萧凌越身边,正准备查看萧凌越的状况时,就被萧凌越一把拽进了怀里。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