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奸相亡了

顾知微死了,传闻云雨之时死在了一个通房肚皮上。

身为大周右相,顾知微文武双全,医术卓绝,手眼通天,皇帝都要惧怕三分!

谁能想到,竟是这等结局?

彼时,正是顾知微出殡的日子。

我挤进人群里,疯狂的往前蹿。

正当我要蹿到最前面时,忽然一只手将我拽住。

我不耐烦的回过头,只见阿秀苦着一张脸喊我,“夫人,您怎么还在这里!世子的药可买好了?”

被阿秀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我是出来给赵询买药的。

赵询是我的夫君,亦是国公府的世子,是克死生母的灾星,是府里最不受待见的败家子。

因为他败家又灾星,我的嫡出妹妹不愿嫁给他,我爹永昌伯又不敢退婚,于是就把我这个倒霉的庶女嫁了过来。

赵询认为是我抢了嫡妹的亲事,婚后不肯与我圆房,还拿我的嫁妆吃喝嫖赌,昨儿个夜里,更是为了怡红楼的花魁被人打得昏死了过去。

提到赵询我就来气,当下就忍不住诅咒他,“给买什么药?叫他死了才好!”

阿秀吓得一震,赶忙捂住我的嘴,惊恐道,“夫人,您不要胡说八道!您吃的苦还少吗?”

被阿秀一提醒,我更加怨气横生了。

我咬着唇,没有再说话,我决定跟赵询谈谈。

回到国公府,吩咐了阿秀熬药,我就直往赵询房里去。

然而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满腹的怨气不觉变成了忐忑,事实上我很怕赵询……

我小心翼翼踏进门,一步一步朝着赵询走近……

彼时赵询正在伏案……苦读?我没看错吧?

“回来了?”我正是满腹狐疑,赵询忽然抬起头,温声说道,“听说你去外头买药了,以后这样的事交给下人就行,你是国公府的世子夫人,成日里做丫鬟的活儿像什么样子?”

赵询在跟我说话?

我瞪大了眼睛,实在不敢相信,“你在跟我说话?”

我狠狠揉了揉眼睛,再度看过去。

赵询神色温润,凤眼里写满无奈,反问我道,“这屋里还有别人?”

我赶紧左顾右盼,的确没旁人!

赵询吃错药了?他有阴谋?又想整我?

“世子爷你吃错药了?你装疯卖傻呢?”我警惕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朝他走近了,结结巴巴说了最要紧的,“世子爷我告诉你,以后你要是再惹出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我就跟你和离!”

我壮着胆子扯开嗓门儿,颤颤巍巍的威胁他。

“以后不会了……”赵询抬眼,轻轻握住了我的手,看了一眼我的手背,忽然又问了一句,“这伤是怎么弄的?”

他答应了?最恐怖的是,他还突然关心我!

我知道了!他肯定又想骗我银子!

我马上戳穿了他,“世子爷你别装了!今日你甭想从我这里骗走半两银子!还有,你要是再让我丢人,我就跟你和离!你堂堂国公府世子被我一个伯府庶女抛弃了,你看上京里那些王公贵族怎么笑……笑话你!”

话说完,我抽回我的手,拔腿就跑……

我畏惧赵询,眼下也没有时间和他纠缠,这个时辰,我得去伺候他的继母张氏。

张氏脾气不好,但凡我迟了一会儿,便要大发雷霆。

今日晚了足足一炷香,不用想我也知道她会如何为难我。

我咬了咬牙,战战兢兢的往外走。

“世子夫人好大的派头啊,怎的?还要我们夫人亲自来请你?”刚刚踏出门,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僵硬的抬起头,果然,张氏的贴身嬷嬷姜嬷嬷已经站在了我面前。

看到我,她那张黢黑的老脸变得更黑了,不干不净的骂道,“下贱胚子就是下贱胚子,半点规矩也不懂!”

姜嬷嬷不是第一回骂我,我曾与她争执过,最后她没有受到丝毫惩戒,我却挨了一顿板子,今日我若与她争吵,免不了又是一顿皮开肉绽。

我权当做没有听见,笑着回她,“姜嬷嬷莫生气,我这就过去……”

“还不快走!耽误了夫人用膳有的你受!下贱胚子!”姜嬷嬷呸了一声,拽住我的胳膊就走,然后暗暗在我手臂上掐了一把。

我微微一颤,装作不知道。

我原以为她像平日里那般掐我一把就算了,可今日她还掐第二把、第三把,越掐越重,越掐越狠,掐得我眼泪都滚出来了…………

我当下便忍不住了,一把推开了她。

“你这是做什么?你不愿意伺候我们夫人用早膳?”姜嬷嬷顿时一诧,下一刻,立马恼怒的冲我吼,“杜娇娇!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个青楼贱人生的小贱人!让你伺候夫人是你的福气!还敢忤逆!”

她咬牙切齿,叫骂着便上来拽我,张牙舞爪的就扇我耳光。

啪的一声,我耳边顿时嗡嗡作响,脸颊火辣辣的疼。

我慌忙捂住脸,姜嬷嬷见我捂脸,便又上来扯我头发。

姜嬷嬷是武婢出身,力气大极了,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被她扯住,完全动弹不得。

“姜嬷嬷,你放开我!你把我弄伤了谁去伺候母亲!”我尖叫着,头皮火辣辣的疼,心里头绝望极了。

姜嬷嬷像疯了一样扯住我的头皮,还抓我的脸,一边抓一边大骂我贱人。

我猛然闭上眼睛,死咬着牙。

“啊!”就在我以为我又要遭到一顿毒打时,姜嬷嬷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我头皮一松,耳边传来男人讥诮的声音,“在本世子的院子里头欺辱本世子的妻子,姜嬷嬷好大的威风啊。”

下一刻,我被拉进一个结实的怀抱。

赵……赵询?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