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小夏和睿哥哥

林安夏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教书先生?还是郎中?

哎妈呀!老天爷要不要这么给力?

当真瞌睡碰到热枕头,想什么就来什么。

如同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她一把抓住对方的手,用力摇晃起来。

“先生你好你好,非常荣幸认识您!”

二十一世纪见面语说完,林安夏开始解释。

“是这样的。

我有个弟弟,今年只有十二岁。

他想读书,可是身体不太好。

先生,我能不能请您当家庭教师,每周来我家给我弟上一次课啊?

那个,您别担心束脩的问题。

想要多少钱您尽管开口,我都答应您。”

男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遇到过林安夏这么大胆的姑娘。

他原本就对林安夏充满了好奇,此时,林安夏不顾男女大防,主动握住他的手,虽激动得语无伦次,却也显得落落大方。

故,男子虽有些脸红,却没有将手抽回来。

“我在石头村也有个小院儿。”

他微笑着说:“原本在绿水村,我是住在官学里的。

每半月才回石头村这边的家一次。

既然你有心让你弟弟读书,我便每晚都回来吧。

以后你每天戌时带你弟弟来我家,我可教他一个时辰读书写字。”

“诶?这么干脆?”林安夏万分吃惊。

因为对方答应得太快,她发热的脑子反而冷静下来。

察觉到自己还握着对方的手,她赶紧缩回来:“那个,那个不好意思,我……”

“无需拘束。”

男子并未强求,清澈晶亮的眼睛却一瞬不瞬盯着林安夏:“我说过,我认得你。

也,非常欣赏你。”

这话说的唐突,林安夏倏地瞪大眼睛:“你欣赏我?”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小鲜肉也和自己一样,是穿越过来的吧?

要知道,这是古代,不是在开放的二十一世纪。

这种封建礼制下,一个陌生男子对一名未出嫁的姑娘说出“欣赏你”这样的话,几乎跟表白没什么两样。

尤其,眼前这枚小鲜肉还是个为人师表的教书先生。

便更觉轻浮失礼。

男子之前表情十分从容,可听林安夏重复一遍后,他仿佛骤然意识到自己言语不妥,俊脸瞬间涨得通红。

但他基本风度和应变能力还是有的。

略微思忖,果断起身往后退了两步。

待拉开足够距离,他恭恭敬敬冲林瑾行了个大礼。

“抱歉夏姑娘,我当真没有唐突你的意思。

之所以说欣赏你,乃是因为前日曾亲眼目睹了你维护家人,以一己之力勇斗赵家五人的英勇事迹。

因心中无限敬佩,所以,方才才会口不遮拦脱口说出这种话。

其实我说的欣赏,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欣赏。

就是很佩服很敬重你,没有别的意思。”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林安夏重重松了口气:“当真吓死我了!”

拍拍胸口,她又“噗嗤”一声笑起来:“您可别说我勇斗赵家五人,还英勇事迹呢。

那明明是赶鸭子上架,实在没办法的办法。

其实我就是只纸老虎。

但凡赵家四小子有一个再横点,我前日定会输得非常难看。”

“可你到底没有输。”

男子满脸认真,“敌我对决,拼的虽是实力。

但更多的时候,乃是拼勇气。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夏姑娘勇气可嘉,是多少男子都比不上的。

故而,夏姑娘是我心目中当之无愧的巾帼英雄、女中豪杰。”

艾玛!帽子越戴越大,这话当真接不下去了。

赶紧转移话题:“先生,那个,既然咱们都是一个村子的,您就别叫我夏姑娘了,听着怪别扭。

直接喊我的名字,四丫头或者安夏吧!”

“既如此,恭敬不如从命。”男子应得极爽快。

面上重新浮现出温润笑容,他眨巴下眼睛,表情有些顽皮。

“那小夏,你也别再先生先生地唤我。更别用‘您’。

我姓炎,炎热的炎,单名一个睿字。

乡里乡亲的,我又痴长你几岁。

倘若你也不见外的话,便叫我一声睿哥哥吧?”

原本炎睿唤出那声“小夏”,林安夏就感觉哪里不对劲。

还没想明白,便听对方让自己唤他“睿哥哥”。

脊背上登时冒出一层鸡皮小栗子。

嗨哟!太肉麻了。

这又不是上演《红楼梦》,还需要“宝哥哥”“林妹妹”地称呼?

可看着炎睿无辜的表情,林安夏又觉得自己太矫情。

想了想,索性道:“那个,我家姐姐多,却没哥哥。

所以,哥哥我实在叫着拗口。

要不,我就喊你‘阿睿’吧?”

炎睿哪里想得到林安夏会突然唤他“阿睿”。

像是被这个称呼勾起了无边回忆,他面上依旧平静,眼眸却黯了又黯。

而瞧着林安夏的目光,不知不觉竟多出几分热烈。

林安夏的视线与他相撞,顿感不对劲。

却又不知哪里不对劲?

本能告诉她,应该早些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谈话。

所以,林安夏满脸坦荡地冲炎睿呲呲牙,还哥俩好地拍拍炎睿的肩膀。

“阿睿,今天谢谢你了。

眼下我事情办完,必须得回家。

倘若你也打算回去,咱俩路上可以结个伴。

若你还有事儿,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后会有期!”

话毕,也不等炎睿答复,林安夏一拱手,利利索索从缝隙间钻了出去。

足足五息,炎睿才从浑噩中清醒过来。

重新露出温润笑容,他无比淡定地跟出去。

只是细看,却不难发现他的笑容未达眼底。

林安夏所谓的结伴而行只是客套话。

不曾想,炎睿当了真,竟一直跟着她。

徒步从平安镇返回石头村得两个多时辰,总不能一路上都不说话吧?

略微思忖,她果断从林根宝入手。

“阿睿,我想问问,像我弟那样的。

你一开始,会教他什么?”

“《四书》和《五经》。”

“嗯……啊?”林安夏一呆。

但她反应极快。

炎睿尚未察觉出异常,她已开口道:“阿睿,我觉得吧。

以我弟的基础,一上来就学《四书》《五经》有点太难了。

你还是从《三字经》《千字文》开始教他吧?”

“诶?”像是突然发觉了极有趣的事情,炎睿停下脚步,上下打量林安夏:“小夏你也读过《三字经》《千字文》?”

“我岂能读过?”林安夏咧嘴笑笑。

“我连大字都认不得几个,不过是儿时与小伙伴们唱过《百家姓》童谣罢了。

但我前两年在赵家见过一位客家大夫,他有本旧医书。

因着我娘、我姐和我弟的身子都不好,我便上了心。

趁大夫不注意,将上面的字硬记下来了。

后来,我向赵明辉询问过。

但,他也只认识那些字,根本不知何意。”

……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