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去给三姐配眼镜

就算夏猎户脸皮再厚,被林安夏这么一嚷嚷,也闹了个大红脸。

不过,他是个善始善终之人。

也不管是不是要开饭了,一把拎起林老实就往外走:“看看去!”

“看甚?”林老实再度陷入懵逼状态。

一辈子都没琢磨过人心的林老实当真抓狂,这世上为什么有夏猎户这样的人?

话说大兄弟,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啊?

总是这般用猜的,心忒累了好不好?

像是听到了林老实的心声,堪堪走出没两步,夏猎户便回应了。

“看地基,盖房子!”

“嗯……啊?”风中凌乱前,林老实终于被夏猎户硬拉出了院子……

第二天早晨东方刚见白,林安夏就背起竹篓准备出门。

林根宝听见动静,也起床打算做饭。

见林安夏要出门,忙问:“四姐你这么早就上山去砍柴啊?饭还没做呢!”

“不吃了。”林安夏随口应道:“早点去可以早点回。”

脚步才迈到门口,她又像是想起什么,伸长脖子往大屋里瞧了瞧。

许是昨日夏猎户帮忙修好了屋顶,家里又烧了热炕,林老实和柳氏睡得罕有踏实。

见爹娘此时还没醒转迹象,林安夏一把将林根宝拖到院子里。

“根宝?四姐问你,你想不想读书?”

“读书?”林根宝眼睛一亮。

可是很快,他便黯了眸子,垂着脑袋道:“咱家穷,连饭都吃不上,哪儿有钱供我读书?

且我身子骨不好,官学在绿水村,爹娘都不放心我跑来跑去。”

“身子骨不好可以练啊?”

林安夏的眼珠子骨碌碌转动两圈,想好了措辞道:“那日我在山上救了小宸宸和小芸芸,夏大叔为了感激我,教授了我一套腿法。

我起初不想学。

可夏大叔说,学会这个,将来不会被人欺负。

便是夫家,以后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那四姐你学了吗?”

林根宝听得眼睛都红了,不等林安夏说完,便急急问。

“当然学了。”

林安夏装模作样轻咳两声。

“不过呢,这件事情我怕爹娘知道,所以……”

“我绝不会告诉爹娘,四姐你教教我吧?”

林安夏要的就是林根宝这句话。

眼见自家弟弟急得就差给她下跪磕头了,林安夏不再逗他。

“这样吧!我这会子有事儿,你且在家等我。

等我忙完回来,四姐就带你去后山那块空地,我们在那里练如何?”

“好好!”丝毫不怀疑,林根宝忙不迭答应。

搞定弟弟,林安夏心情大好,哼着小曲儿出了门。

林安夏虽只穿越过来四天,却已将石头村的大概情况摸得透彻。

她知道附近十里八村的村民们一周去镇上赶一次集,但镇上的商铺每日都会开门营业。

并且,前天她还专门向夏猎户打听过了,去镇上有专门的牛车。

只是牛车每天早晨辰时就出发,傍晚酉时才回村,过了这两个点儿,就得自己想办法。

虽说牛车没有夏猎户的马车坐着舒适,速度也比马车慢许多。但,总比走路强。

所以林安夏今日才起得这么早。

一路颠簸,足足比夏猎户的马车多走了一个时辰,眼看林安夏的肠子都要颠断了,总算到达平安镇。

付了车资,林安夏便在街上游逛起来。

上回小宸宸告诉林安夏,平安镇统共就两条主街,一条横向,一条纵向,呈交叉十字形。

林安夏先由横向这条街逛起。

不管什么店铺,她都要走进去打量一番,寻找能做眼镜的材质。

只可惜,横街逛完了,也没发现目标。

林安夏不甘心,又开始逛纵街。

这回很快就找到目标了,是一家古玩店。

林安夏当然不买古玩,她看中的,乃是柜台上随随便便摆放着的一块水晶。

那水晶足有海碗碗口大小,厚约一寸。

乍一眼看去,仿佛一块无色的透明冰块,毫不起眼。

林安夏很清楚水晶这种东西有颜色的才昂贵,白水晶乃是各色水晶中最廉价的。

许是正因此,这块水晶始终卖不出去,掌柜才会将它放在柜台上当镇纸。

别人不稀罕的东西,却是林安夏求之不得的。

她径直向柜台走去。

眼下时辰尚早,铺子里的人不多。

掌柜看见林安夏脸上都是笑:“姑娘需要什么?

我们店里可是应有尽有,便是隔壁的‘藏宝阁’,我们也能抗衡一二呢!”

听到“藏宝阁”的名字,林安夏心里莫名打了个突。

她方才找东西太过专心致志,竟未发现这家古玩店就在“藏宝阁”隔壁。

想到前天若不是有夏猎户帮忙,自己说不定就死在了平安镇,林安夏不由一阵后怕。

在心里衡量了下,觉得自己还是及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比较好,林安夏开门见山道:“掌柜的,您柜台上这块白水晶怎么卖啊?”

掌柜没想到这么个其貌不扬的黄毛小丫头,居然识得白水晶,微微有些惊讶。

不过他是商人,自然见多识广、阅人无数。

面上堆满笑,他道:“姑娘好眼力,这块白水晶名唤天鹅石,是……”

“停停!”林安夏挥手打断他:“您是不是要告诉我,这是你们铺子的镇店之宝,有市无价、千金难求之类的啊?

我劝您还是算了。

水晶这种东西呢,紫水晶和蓝水晶最值钱,粉水晶次之,黄水晶更次之。

至于白水晶,根本就值不了几个钱。

更何况您这还是块籽料,没经过加工,比较粗糙。

且您用它做镇纸有些日子了吧?瞧这水晶边缘都磨得光秃秃了。

所以,忽悠我的话您也别多说。

只管告诉我,您打算卖多少钱吧?”

掌柜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经营套路会被一个小丫头猜中,还说得如此透彻,一张老脸拧来拧去,险些变形。

好在开门迎客,基本职业操守还在,掌柜总算维持着表情没有崩。

“那个,姑娘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嘿嘿……

既然您诚心想买,我自然童叟无欺。

这样吧,您给十两银子,水晶您拿走,如何?”

“十两银子?”

林安夏瞪大眼睛:“十两银子都够小老百姓一家吃两个月了,您抢去吧!”

“那您说多少银子?”

“二两!”

掌柜一阵牙疼:“二两实在太少了,我们……”

“那行吧!”林安夏转身就走:“我再去别家看看。

刚好,‘藏宝阁’就在隔壁。”

“哎哎!”掌柜登时急了:“姑娘您别走啊!”

“哎呦喂!”他猛一跺脚:“得嘞!二两就二两吧!谁让您是个识货的主儿呢?”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林安夏小心翼翼将装着水晶的盒子收入怀中。

哪曾想,才出了古玩店的门,肩膀上就被人拍了一下……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