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妖孽兄妹

夏猎户家院门是虚掩着的。

林安夏和林根宝进去时,小芸芸穿了件虎皮大氅,正在院子里练走路。

那大氅像个套子,将小芸芸脖子以下到脚背以上,裹得严严实实。

偏偏夏猎户害怕小芸芸冻着,在大氅里又给小芸芸穿了不少,还弄了条完整的狐狸尾巴给小芸芸当围脖。

小芸芸才学会走路不久,本就走得不稳,今日穿得又实在太厚实,没办法,只能扶着院墙一小步一小步横着挪。

如此一来,整个人就像只圆滚滚肥嘟嘟的虎皮小螃蟹。

看见林安夏和林根宝进来,小芸芸眼睛一亮,抬脚就要往林安夏这边冲。

但她脖子冲出去了,小短腿抬了又抬,却愣是迈不出去。

急得她像个觅食的小乌龟,扶着围墙一蹲一蹲直蹦跶,嘴里还含混不清地嚷嚷:“娘……娘亲……抱……抱!”

看见她这造型,林安夏就萌得不行了。

再对上她一伸一伸恼怒不已,几乎皱成小包子的胖脸,林安夏再也忍不住。

三两步走到跟前,一把将小芸芸抱起来就是一通狂亲。

“哎呀宝贝!你爹爹到底给你穿了多少件衣裳啊?

怎么把我们小芸芸整成方的了?”

“爹爹……坏!”

小芸芸气急败坏地告状:“重……重!”

“这小丫头真好玩儿。”林根宝笑着跟上来。

大约觉得小芸芸太可爱,他没忍住,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小芸芸软乎乎的小脸蛋。

“你爹爹是怕你冷,担心你冻病了,所以才给你穿厚一点。

明明是小芸芸自己太小太弱,穿件虎皮衣就走不动路了,怎么还怨爹爹坏呢?

小芸芸真不讲理。

不过小宝贝,你可真软啊!”

哪想,手指尚未收回来,小芸芸居然也学他的样子,伸出一根短短的胖手指,迅速在林根宝脸上戳了一下。

嘴里还奶声奶气地学林根宝的腔调:“软……软的!”

“诶?”林根宝当即石化。

他这是,被个小奶宝,调戏了吗?

“噗……哈哈哈!”林安夏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根宝哟,你完蛋了,连我们小芸芸都斗不过。

以后你娶了媳妇,可怎么办呀?”

“四姐就知道打趣我。你……你都把小芸芸教坏了。”

林根宝羞得满脸通红,转身就往里走,“哼!不理你们了。我找小宸宸去!”

小宸宸正依着屋檐廊柱看书。

与小芸芸完全相反,他只穿了件单衣。

不过夏猎户没有厚此薄彼,给他也做了件虎皮坎肩。

五岁的少年,明明那样小,这般穿着虎皮和单衣站在冬日的夕阳下,却显得飒爽威武、身材挺拔修长,隐约含着松的风骨。

林安夏抱着小芸芸跟上来时,林根宝正瞧着小宸宸发呆,眼睛里的羡慕和憧憬藏都藏不住。

暗道一声夏猎户这对儿女了不得,才豆大的一点点,竟个个都带着浑然天成的龙凤之姿。

长大后,可不得都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妖孽啊?

问题是,两个如此妖孽的可爱萌宝,那爹,怎么长得跟黑熊精似的?

想到黑熊精,夏猎户那双黑湛湛深不见底的眼眸便自动浮现在林安夏脑子里。

不受控制地,她竟想到了昨日自己被夏猎户壁咚在树上的画面。

心脏骤然狂跳起来,林安夏脸上莫名发烫。

赶紧低头在小芸芸的嫩脸蛋上蹭了蹭。

待心绪平稳下来,她才用手肘兑兑自家弟弟:“看什么呢?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哦,我……”

林根宝耳根一红,赶紧低下头。

可是,脑袋都要扎进腔子里去了,他却又像极其不甘心似的,小声嘀咕道:“四姐?你说,小宸宸这个样子,像不像大将军?”

“诶?”林安夏脚步一顿,目光唰地重新落回林根宝身上。

“弟?你想当大将军?”

“我……我一个病秧子,哪有那种资格?四姐在别开玩笑了。”

生怕四姐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林根宝赶紧快走两步,拉开和林安夏的距离。

林安夏死死盯着自家弟弟的双手,心头五味陈杂。

那双手神经质地紧握成拳,松开,再握住,再松开,继续握住,如此周而复始,一连做了十几遍。

很显然,林根宝在压抑自己。

他有一颗卑微的心。

但,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颗卑微的心,却在向往自由自在的蓝天。

明媚少年,谁不渴望鲜衣怒马笑傲江湖?

谁不憧憬战场杀敌,建功立业呢?

眸光黯了黯,林安夏收敛心思,跟上去。

小宸宸早就看见林安夏和林根宝了。

他其实也想像小芸芸那样扑过去,扎在林安夏怀里撒娇。

可他是个男孩子,不能那般情绪外露,也不能不懂规矩。

所以,林安夏和小芸芸忘乎所以地互动时,小宸宸明明羡慕妒忌得眼睛都红了,却依旧站在屋檐下,安安静静看书。

只是他没发现,自己手里的书,拿反了。

林安夏一走近就注意到小宸宸手里的书。

不过小小少年含蓄隐忍又无比渴望的眼神,正赤.裸.裸地出卖着他内心此刻的不平静。

本着尊重的态度,林安夏并不打算戳穿他。

“小宸宸在看什么书啊?”

“兵法!”

总算林安夏同他说话了,小宸宸忙不迭将手里的书递上。

“兵法?”林安夏愣住。

接过来翻了翻,果然是一本兵法书。

只是这本书没有封皮,也不知是何人所著?

瞧见里面有一页竟写着口袋战术,林安夏不由挑眉问:“这是谁写的兵书啊?字当真漂亮。”

“不知道。”小宸宸不动声色地避开她的视线。

“是我爹爹从旧书市场上淘来的。”

“你爹爹识字?”林安夏又吃了一惊。

“嗯,以前祖父家家境不错。

后来战事频繁,家道中落,爹爹才当了猎户。”

话音顿了顿,小宸宸的视线重新回到林安夏脸上,目光中竟有着微不可察的审视。

“姐姐也识字?”

“诶?我……我不怎么识字,就是……就是以前跟赵家小子玩儿的时候,看见他们读书,跟着瞎胡学了些。”

生怕这个话题再被深入下去,连打探夏猎户隐私的八卦之心都没了,林安夏摸着小宸宸的脑袋转移话题。

“你怎么穿这么薄在院子里看书啊?不冷吗?”

“才练完一套拳,身上热着呢。”

许是说到了自己引以为傲的事,小宸宸笑起来:“在这儿透透气,也看着妹妹。”

也不知他这话哪里惹到小芸芸了。

小奶宝登时一脸嫌弃。

“不要……哥哥……看。”

“嘿!”林安夏被她的表情逗乐了:“那小芸芸想让谁看啊?”

林安夏才问完,便见林根宝鼓着涨红的脸,目光坚定地看向小宸宸。

“我,我想看……”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