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手心和手背的肉不一样

“小四?”

颤抖着声音,柳氏轻唤林安夏。

林安夏如同没听见般,一双眼睛只追随着在院中打闹的林盼弟和林根宝,根本不理睬柳氏。

柳氏怔怔瞧她半响,终于轻叹着回屋去了。

她一走,林安夏的视线便落在最后那套新衣上。

那是她在镇上专门给柳氏挑的,还配了一件保暖性极好的狗皮坎肩。

可方才,全家人都在忙着换衣裳,柳氏,却连碰都没碰。

林安夏知道,柳氏不是不喜欢,亦不是不想碰。

而是,不敢碰。

鼻腔里一阵酸涩。

仿佛被人猛地灌进去一杯凉水,直呛得她眼泪都要飙出来。

固执地抬起头,她仰望蓝天,强迫自己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再憋回去。

刚刚坚持了不到两秒钟,手臂被人轻轻碰了下。

扭头,正对上夏猎户黑湛湛,又深不见底的眸。

林安夏赶紧挤出个笑容:“这么快就修补……”

“给她送进去吧!”夏猎户打断她的话,将衣裳和狗皮坎肩递过来。

“不去!”林安夏撇撇嘴,倔强地把双手背在身后。

“何苦为难你自己呢?”

粗粝的大手突然落在她发顶,温柔,却用力地揉了揉:“去吧!她毕竟是你娘亲。”

原本还坚不可摧的心,一下子就被夏猎户揉软了。

林安夏吸吸鼻子,终于抱起衣裳走进屋。

屋子里,柳氏正在用熟炭烧火炕。

炭是上好的炭,却也并非一点儿烟气都没有。

柳氏一边用破扇子扇,一边咳嗽。

但她大约怕被院子里的人听见,左手死死捂着嘴巴,就是不敢让自己咳出声音。

林安夏看着看着心就软成了一滩泥。

知道这是身体原主在作祟,她也不矫情,走上前在柳氏身边蹲下,夺过扇子,轻轻扇起来。

“诶?”柳氏一愣。

待看清楚夺走自己扇子的是林安夏,泪水登时夺眶而出。

“小四?娘亲……娘亲对不住盼弟和根宝,更对不住你。”

“没什么对得住对不住的。”林安夏的声音淡淡的,泪水却在眼眶里打转转。

“您是生我们养我们的娘亲,想对谁好,那是您的权力。

我只是希望,您在一门心思维护大姐的时候。

偶尔,也能想想我们。

毕竟,我们也是您亲生的。”

“娘亲知道,娘亲知道……”哽咽着抱住林安夏瘦弱的身躯,柳氏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

“手心手背都是肉,娘亲怎么可能不心疼你们?

只是,你们都在我身边儿,我随时随地都可以照顾。

可你大姐,她嫁那么远,又是那样的人家,我……”

“娘亲您错了。”林安夏突然拔高声音:“手心和手背虽然都是肉,但掐起来,所感受到的痛,却是不一样的。”

柳氏怔住。

她似乎没听懂林安夏这话什么意思,面上皆是迷惑和不解,嘴唇亦一张一合,不知该说点什么。

可眼眸中,却又隐着浓郁的愧疚。

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纠结痛苦。像被两股外力撕扯着,不敢重负。

林安夏看着这样的柳氏,终于叹了口气。

将手里的新衣递上,她收敛起不满,柔声道:“娘亲,这是夏大叔专门给您添置的冬衣。

您身子骨不好,一受凉就咳嗽。

有了这件狗皮坎肩护心护肺,能咳得轻一些。

我来服侍您穿上吧?莫要辜负了夏大叔的一片好心。”

“好,好。”柳氏立时受宠若惊,“娘亲穿,娘亲现在就穿上。”

当真人靠衣装马靠鞍,一家人全都换上了新衣,夏猎户再帮忙修补好屋顶,便是家徒四壁,林安夏也觉房屋敞亮气派了许多。

而自林老实和柳氏到林盼弟和林根宝,每个人更像是年轻了十岁,眉眼都变得生动好看起来。

面对夏猎户这样雪中送炭的大恩人,林老实和柳氏恨不得将心挖出来。

夏猎户从屋顶上一下来,夫妻俩便拉着他嘘寒问暖,一定要留饭。

林安夏也有些不好意思。

虽说自己救了小宸宸和小芸芸,但也不能居功自傲、恃宠而骄不是?

横竖救人是她自己愿意的,人家夏猎户没有逼迫她,也不欠她什么。

所以,见夏猎户一味推辞,林安夏扯扯他的袖子道:“夏大叔你就别客气了。

乡里乡亲的,你帮了我们家那么大忙,吃顿饭总是应该的。

再说,这些粮食还是你送来的呢。

若较真儿,你这可是吃你自个儿的。”

一番话将所有人都逗笑了,夏猎户的眼眸也亮起来,只是,表情依旧为难。

林安夏还想说“你一个大男人怎地如此别扭”,便被林盼弟拉到墙角。

“小四?夏猎户不是还有俩孩子吗?

咱们这样强迫他留饭,他的孩子怎么办呀?”

“诶,对哦!”林安夏恍然大悟。

难怪夏猎户一个劲儿地推拒,这大半天都在替林家忙乎,也不知俩小只怎么样了?

亏得两小只那样喜欢她,她居然关键时刻把他们忘了。忒不仗义!

横竖自己还有其他秘密,林安夏索性拖了林根宝就往外跑。

边跑边回头冲夏猎户喊:“夏大叔?你就安心在我家做客吧!

小宸宸和小芸芸我与根宝去接。

等吃了晚饭,你们仨一起回去。”

扯着林根宝一口气跑到无人处,林安夏又警惕地瞧瞧周围,确定没人,她赶紧背转身将空间里的点心和糖葫芦取出来。

“根宝,拿着。”

林根宝长这么大哪里见过这些好吃的?眼睛都瞧直了。

“四姐?这些……真的都是给我的?你哪儿来的呀?”

“真是给你的。”林安夏满脸慈爱地摸摸林根宝的头,“夏大叔之前偷偷塞给我的,你赶紧吃吧!”

哪曾想,林根宝却将点心和糖葫芦又递回来。

“既然是夏姐夫给四姐的,还是四姐自己吃吧!莫辜负了夏姐夫的心意。”

这话没毛病,但莫名其妙林安夏就觉得脸红。

掩饰性地用手摸摸鼻子,她继续胡扯:“我早就吃过了,这是专门留给你的一半。”

“是这样啊!”林根宝点点头。

但他没有立刻吃,而是想了想,又问:“那三姐呢?三姐也有点心和糖葫芦吃吗?”

林安夏一下子怔住,眼眶不由自主便红了。

略微思忖,她分出两块糕点,又从糖葫芦上揪下来两粒。全都用帕子包了,小心翼翼放进怀里,还用手轻轻拍了拍。

“现在放心了吧?”

“嗯!”林根宝的嘴角立时咧到了耳根……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