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大叔帮我代管监督

眼见就要触碰到。

突然,“四姐!”

林根宝的声音伴随着急切又纷乱的脚步声,毫无征兆地再次响起。

夏猎户的眼眸黯了又黯,终于收回手,悄无声息退至一旁。

“四姐!”

这次林根宝跑过来,像是受了天大委屈,一头扎进林安夏怀里。

“四姐,你快去看看吧!

大姐又将聘礼抢走了。我要理论,娘亲还打我。”

“什么?”林安夏才被夏猎户带歪楼的小脾气,腾地一下又窜了上来。

二话不说,拎起砍柴刀,她便冲了出去。

果然,远远便瞧见对面来了两个人。

许是算到会与林安夏和林根宝相遇,推车的乃是柳氏。

林春桃则在身边扶着她,俩人有说有笑。

余光瞟见林安夏手举砍柴刀站在大路中间,林春桃吓得赶紧躲到柳氏身后。

柳氏面上亦有些局促,却不看林安夏,只将讨好的目光投向夏猎户。

“三姑爷啊!您和盼弟的婚事,我和孩子他爸都没意见。

赶明儿选个黄道吉日,我们就把盼弟给您送过去。

你觉得怎样?”

“对对!”林春桃也从柳氏身后伸长脖子,极谄媚道:“三妹夫,这些聘礼……”

“不是聘礼!”

“诶?”柳氏和林春桃同时一呆。

林安夏也愣怔住,满脸诧异地看向夏猎户。

“是谢礼。”

淡淡扫一眼林安夏,夏猎户继续惜字如金:“谢安夏。”

“谢……小四?”

林春桃的眼珠几乎要掉到地上:“可这些东西,都是聘……”

“谢礼!”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从夏猎户嘴里重复说出来,已带着浓郁的不耐烦,莫名令林春桃胆寒。

“娘亲?”她求救般看向柳氏。

“这可怎么说?嘿嘿!”

柳氏尴尬地拼命搓手:“我们都以为,这是给盼弟的聘礼。

不过,给小四也一样。

横竖小四的,就是春桃的。

所以……”

“不行!”

这次不仅仅是惜字如金,夏猎户干脆直接上前,将独轮车夺了过来。

冰冷的眼神淡淡扫向柳氏:“安夏不愿给。”

“可我是小四的娘。”

“娘也不行!”

“……”柳氏登时噎住。

可对上林春桃哀求的目光,她只好硬着头皮再看林安夏。

“小四,你大姐她……”

“根宝啊?”林安夏装作没瞧见:“你喜欢吃什么?四姐现在就拆了给你吃可好?”

柳氏彻底没辙了:“春桃?你看这……”

“哎呀娘亲!”林春桃急了:“到底你是娘还是小四是娘?你怎么连小四的主都做不了啊?”

“我……”

心一横,柳氏终于走到林安夏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小四?娘求求你了。

你大姐今日若是空着两只手回去,一定会被婆家赶出来。

你就……”

“别说了!”

面色铁青地打断柳氏的话,林安夏一把将她拽起来。

“我给!”

从牙缝里憋出这两个字,林安夏一步步走向林春桃。

“大姐。”她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语气寒冷得像冰:“这些东西可以让你拿回去。

但是,你必须记住。

这是我林安夏对你的施舍,是施舍。

而这施舍,不是因为你是我大姐。

更不是因为你可怜,受到夫家排挤,我心疼你。

而是,因为娘亲这一跪!”

“滚!”一把推开林春桃,林安夏抬脚便走:“从今往后,我只当没有你这个姐姐。

你也,再别让我看见你。”

“好好,我滚,我现在就带着东西滚。”

林春桃喜滋滋地答应,声音里丝毫听不出愧疚与难过。

林安夏不由仰首望天。

眼角渐渐湿润,终于滚下一颗大大的泪珠。

“很难过?”

“诶?”林安夏脚步一顿。

扭头才发现,夏猎户不知何时竟跟了上来。

她扯扯嘴角:“也说不上难过,只是觉得,有点可悲。”

“擦擦吧!”夏猎户随手递过来一物,却并不看林安夏。

林安夏接过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把。

嗅到淡淡清香,才发现竟是一方丝帕。

女人的丝帕?

八卦之心迅速燃烧,她贼眉鼠眼睨向夏猎户。

“夏大叔?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啊?可是哪个相好……”

“孩子们娘亲的遗物。”

“……”林安夏唇边的笑容登时凝固住。

尴尬地咽咽口水,她低声道:“对不起,我没有嘲笑的意思。”

“我明白!”

像是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夏猎户主动收回帕子,又问:“可还需要我帮忙?”

难得野人大叔如此热情主动,不答应岂不是辜负?

蹙眉想了想,林安夏点头:“还真有件事需要夏大叔帮我。”

“可是你从镇上买的那些东西?”

“对!”

林安夏轻叹:“我家的情况,大叔你也看见了。

我爹是个三棍子打不出闷屁的老实人,什么都听我娘亲的。

我娘亲自个儿身体不好,却一门心思只想着我大姐。

而我三姐和根宝,他俩原本体质就弱,又缺衣少药,连饭都吃不饱。

谁知道,能不能捱过冬去?”

许是话题太伤感,林安夏的眼角又有些湿润。

用力吸吸鼻子,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狠绝:“我不想日子过着过着,家里就少个人。

但,我又实在不能把我爹娘怎么样。

所以,与其让我花钱买来的东西再流入我大姐夫家去,倒不如大叔您帮我代管这些东西。

然后,再由您出面,监督我爹娘将这些用在该用的地方。

成吗?”

“明白了。”

夏猎户没有承诺,只简简单单三个字,却莫名让林安夏安心。

事不宜迟,她谎称自己将东西藏在了山洞里,让夏猎户回家去推车过来拿。

自己则在山洞里悄悄开启空间,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购置的东西,全部移交到了夏猎户手中。

第二日天蒙蒙亮,夏猎户便推着独轮车来了。

这回,车上的东西不多,却都很实用。

一袋掺了面粉的混合粗粮面,两斤小米,两筐熟炭,几张草席,还有一人一套棉衣棉裤和棉鞋。

因着昨日刚将夏猎户送的一车礼物转增给了林春桃夫妇,这回再收到谢礼,便是柳氏,也没敢好意思说再将这些送给别人。

夏猎户也恪尽职守,在林安夏和林盼弟换好新衣后,硬是跟着林老实和林根宝进屋,亲眼看着他们换上全套衣物,方抱着草席去修缮屋顶。

林盼弟长这么大头一回穿上属于自己的鞋,还是新鞋,激动得不敢走路。

林安夏偏要拉着她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于是,每走两步林盼弟便要停下,弯起腿,用嘴去吹鞋底上沾染的泥土。

林老实和林根宝亦控制不住喜悦,父子俩你看看我的衣裳,我看看你的鞋子,比过年还要开心。连爬上屋顶去铺草席的夏猎户,都顾不上。

柳氏看着这一院子的欢声笑语,眼眶不由自主便红了。

最后,她含泪将目光投向面无表情的林安夏……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