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你不会看上我弟了吧

不可思议地看看林安夏,再看看夏猎户,大姐夫语无伦次:“你……你们……”

“嗯?”夏猎户从鼻子里发出声轻哼。

这轻哼宛如一道惊雷,震得大姐夫霎时化作一阵清风。

眼睁睁瞧着他转瞬即逝的身影,林安夏满头黑线。

“那个……”斟酌着用词,她底气不足地回过头。

话还没想好要怎么说,整个人就石化了。

因为大姐夫的偷袭,之前林安夏三人的处境有点特殊。

总体来说,大姐夫在后,夏猎户在前,林安夏夹在他二人中间。

而夏猎户的位置也有点特殊。

林安夏与他面对面,夏猎户身后,乃是独轮车。

明明是夏猎户自己乱入,但因林安夏双手推着车把手。乍一眼看去,就好像林安夏把夏猎户困在自己怀抱里似的。

好在情况虽尴尬,却是紧急时刻身不由己,基本可以装聋作哑忽略不计。

且,林安夏只要松开双手稍稍往后退一步,就能立刻解除这种尴尬。

问题是,自从夏猎户夺下木棍后,林安夏的处境就发生了微妙变化。

尤其是大姐夫屁滚尿流地逃走,夏猎户并未将那木棍丢掉,而是顺势往地上一戳。

那木棍比林安夏还要长些。

如此一来,好死不活在林安夏身后立了根栅栏。

这栅栏还带着半圈护栏,就是夏猎户的手臂。

偏偏,之前林安夏转身去看大姐夫笑话,本能地松开了右手。

而夏猎户为了保证独轮车不倒,极凑巧地用左手及时握住了那侧车把手。

也不知是不是俩人都将关注点集中在了逃跑的大姐夫身上,林安夏歪着身子,夏猎户左手只能相应用力。

于是乎,独轮车悄悄歪斜,被夏猎户握住的车把手便与木栅栏合并,在林安夏周身形成了个异常完美的包围圈。

这情形,无论怎么看,都是夏猎户霸道地环抱着林安夏。

而林安夏,似乎还伸展手臂,打算回抱他。

但,夏猎户的双臂却并未触碰到林安夏,只虚虚环着。

而他昂首挺胸,鹰隼般的眼睛只死死盯着大姐夫逃离的方向,自始至终都未看林安夏一眼,完全是正人君子的模样。

相形之下,反倒显得林安夏迫不及待,想要投怀送抱。

瞬间牙疼,林安夏的小脸直接皱成了蔫黄瓜。

这究竟是什么鬼?怎么就搞成了这样?

那个,夏大叔?好端端的,您两条胳膊长这么长做甚?

趁着夏猎户还未回神,她赶紧目测。

可目测来目测去,貌似,不管从上面翻,还是从下面钻,她都得抱住夏猎户的身体才能出去。

这可怎么好?真的要让她无节操地强行突破?

哎呦喂,实在太难了。

话说,夏大叔,您到底在看甚?

人大姐夫早跑得没影儿了,难不成,您还长着千里眼,打算目送他回绿水村去吗?

正踮着脚在这小方寸间腹诽,突听有人唤道:“四姐?四姐你没事吧?”

林根宝?

林安夏眼睛一亮。

“那个,夏大叔,我弟弟……”

话未说完,夏猎户握着木棍的手臂,倏地收了回来。

林安夏立马退开,满脸笑意地朝林根宝迎上去。

林根宝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人尚未站稳,已被林安夏极热情地熊抱入怀。

“四……四姐?你……抱得太紧了,我有点喘不上气。”

林安夏哪里听得进去?

她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满脑子都是方才被夏猎户困在方寸间的尴尬。

当然,嘴巴也没闲着:“哎呀根宝,你是不知道,四姐我今天可勇猛了,把大姐夫打得落花流水……”

“咳咳!”身后的夏猎户突然轻咳两声。

林安夏脸皮子一抖,笑容险些凝固住。

松开林根宝,她往后退了一步。

“哈哈那个,当然,还得感谢夏大叔。

夏大叔简直跟天神一样,眼看我就要被大姐夫砸黑棍,夏大叔就从天而降了。

根宝你说,夏大叔是不是能未卜先知啊?”

“四姐?”

林根宝看看自家姐姐,又怯怯看了眼夏猎户,小脸涨得通红。

“夏姐夫,是我去请来的。”

“诶?”林安夏一愣:“你请来的?”

下一秒,她的下巴整个掉在了地上。

“你……你你……你叫他什么?”

“夏姐夫啊?”林根宝赧然地抠抠脑袋:“四姐不是说,夏姐夫看上三姐了吗?

爹娘既然敢将聘礼送给大姐和大姐夫,便是认下了这门亲事。

我们不叫夏姐夫,叫甚?”

“我说你这熊孩子,你……”

话未说完,林安夏眼前黑影一闪。

“过来!”

她已被夏猎户拎小鸡仔儿般,从林根宝身边拎了出来。

“根宝?”夏猎户问:“会推车吗?”

“会!夏姐夫,我已经是男子汉了。”

“嗯,那你先推着东西回村,我和你四姐说点事儿。”

“好嘞!”

林根宝想都没想,美滋滋推起独轮车便走。

“诶?”林安夏张嘴便喊:“我……”

“我看上你三姐了?”夏猎户的气息骤然逼近。

“啊?”林安夏瞬间变成哑巴。

瞧着夏猎户深不见底的眼眸越来越近,她本能地感觉气氛不对,讪笑着就想往后退。

夏猎户猿壁一伸。

林安夏被他牢牢壁咚在了树上。

“你给你家人说,我看上,你三姐了?”

“对呀!”搞不懂哪里有问题,林安夏眨巴眨巴眼睛,“那个夏大叔。

我知道,您送给我三姐的聘礼,我们家不该送给大姐和大姐夫。

可这聘礼不是被您帮忙抢回来了吗?

横竖东西也没丢,您就……”

“你觉得,我看上你三姐了?”

实在不明白野人大叔为何纠结这个问题,林安夏底气不足地反问:“难不成,您没看上我三姐?”

“当然没!”

“那您看上谁了?”

电光火石,林安夏福临心至:“卧槽!你不会是看上我弟弟了吧?

我跟你说,我弟虽然长得眉清目秀,但他是个男的,不适合您。”

夏猎户脸上的肌肉猛地抽搐两下,终是没忍住,表情一寸寸碎裂开。

他像一头发怒的猎豹,狂躁的呼吸以及瞳眸中的怒意,狠狠往林安夏脸上喷溅。

“啊!”林安夏惨叫一声,终于怂了。

蹲下去,她用手抱住脑袋,闭着眼睛大喊大叫:“别打我,大不了您偷偷喜欢我弟,我不告诉我爹娘就是。

要不,你约我弟出去时,我……我给你们俩放哨?”

夏猎户呼吸一窒,忍无可忍的大手终于往林安夏肩膀上抓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