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啃老的大姐

就算夏猎户再糊涂,也不至于将谢礼送成聘礼的规格。

所以,夏猎户这是看上三姐,想娶三姐回去给俩小只当后妈?

下意识扭头看看开心得步伐打飘的林盼弟,林安夏眉头几乎拧成了疙瘩。

她对夏猎户没什么意见,只是?

自家姐姐长得那么好看,夏猎户是不是忒老了点啊?

那个,就算爹娘和三姐都不嫌弃夏猎户老。但以三姐姐忍气吞声的乖巧性子,不会被五大三粗的夏猎户欺负吧?

哪怕这些都不是事儿,好好一黄花大闺女,去给人当后妈,真的好吗?

光想想,林安夏都替林盼弟委屈。

不过,她到底是现代人,思想没那么保守,觉得还是有必要先问问林盼弟的意见。

打定主意,林安夏放慢脚步,凑到林盼弟身边。

“三姐?那个,你觉得夏猎户怎么样啊?”

“好人!”林盼弟立马眉开眼笑,瞳眸中都似藏了星星:“热心正直,聪明,还大方。”

哎妈呀!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咽了口口水,林安夏不甘心地再问:“那,他两个孩子呢?”

“我虽看不清楚模样,听声音却是两个极讨喜的小娃娃。”林盼弟毫不吝啬地夸赞。

“要说人家也会生养,孩子都那么乖巧可爱,真真羡慕死人了。”

得嘞!啥也不用问了。

敢情这是王八看绿豆,三姐和夏猎户早看对眼了。

怪不得今早去镇上,夏猎户那样帮她,原来都是冲着三姐的面子啊?

再看这些礼物,林安夏就有点牙疼。

这礼物中的好几样,都是今早她在镇上帮夏猎户挑选的。

当时只顾着选实惠的,早知这是三姐的聘礼,她就该选最好最贵的嘛!

不过,能成就了三姐的姻缘,林安夏心头巨石落地,人也恢复了元气。

仅仅用了一炷香功夫,全家便将院子里的东西都挪进了屋里。

当然,林安夏说那半袋粗粮和半筐熟炭,是夏猎户先前送她救人的谢礼,林老实和柳氏也没怀疑。

吃过午饭时间尚早,林安夏便背了竹篓,上山去给林老实和林根宝采药。

临出门时,她专门交代柳氏,晚饭做丰富些。

哪想,采完药草回来,远远便瞧见林老实蹲在自家院外墙根抽旱烟。

这大冷的天儿,人在屋子里都冻得直哆嗦,老爹怎么跑外面来了?

赶紧疾走上前,林安夏问:“爹?你在这里做甚?”

“小四回来啦?”林老实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却不敢看林安夏的眼睛:“我在外面抽烟。”

“哦!”林安夏应了声,随手就去推门。

将将触到门板,她又扭头:“爹,天儿太冷,你那又不是烟叶子,还是少抽点儿吧,身上还有伤呢!”

“我知道,我知道!”

嘴里答应,林老实却又挪开步子,直接绕到拐角那边去了。

林安夏奇怪地嘀咕两句,也没多想。

可是,才推门进去,就发现气氛不对。

林盼弟和林根宝连棉袄都没穿,正气咻咻站在院子里,林盼弟还光着脚。

柳氏倒是在屋里,只是咳得异常厉害。听那声音,像是要将肺都咳出来才罢休。

心道有些事情不能再拖了,林安夏脸上却不露分毫。

“你们俩干吗不进屋?”她问林盼弟和林根宝:“那半筐都是好炭,足够烧三天,不用省。”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林根宝的眼泪竟吧嗒吧嗒落下来。

“四姐,炭没了,吃的用的,也都没了。”

都没了?

林安夏的第一反应就是赵家又来闹事,将聘礼全部抢走了。

竹篓都来不及取下,她扭头就往外走:“我去赵家把东西要回来!”

“不是赵家!”

林盼弟一把拉住她。

呆滞的目光扫了扫屋子:“是大姐和大姐夫回来了,娘亲就……”

林盼弟的话没说完,林安夏却听懂了。

身体原主的记忆里,大姐林春桃是爹娘最疼爱的孩子。

偏偏越是疼爱,越不孝顺。

林春桃出嫁前没为这个家做过任何贡献,出嫁后,还三天两头跑来娘家刮油水。

偏偏她生得一张巧嘴,每回都能哄得柳氏开开心心。

离开时,柳氏便会偏心地将家里的好东西都让林春桃带回婆家去。

林老实人憨厚,而林春桃又是他第一个孩子,他也的确偏爱些。

尽管也心疼下面三个小的,却总睁只眼闭只眼地由着柳氏去。

以前的林安夏是个三棍子打不出闷屁的,爹娘怎么说,她都觉得对,也从不跟自家姐妹计较。

可是现在,要她怎么咽下这口气?

别以为她真的傻,什么都不知道。

林春桃的婆家在绿水村。

那绿水村本就没有一户人家吃不饱穿不暖,而林春桃的丈夫,乃是绿水村颇有名气的泥瓦匠。

家里,光肥猪就养了四头。

然冬天林安夏跟着林老实去绿水村拾粪,林春桃却从不露面。

便是林安夏主动找上门去讨口水喝,林春桃都没给开过门。

这样一个姐姐,凭什么跑回娘家来拿走三姐的聘礼?

越想越生气,林安夏大步走进屋,张嘴便吼:“他们人呢?”

柳氏正坐在桌前唉声叹气,被她的吼声吓了一跳,下意识站起身,用手捂住嘴往后退了两步。

林盼弟和林根宝已跟了进来:“大姐说,她给赵大娘绣了块抹额,怕晚了来不及,让大姐夫先用独轮车推着礼物回绿水村,她去赵家唠唠嗑。”

“麻蛋!”林安夏登时火冒三丈。

“她有这个心给赵大娘绣抹额,怎么不给咱娘亲也绣一块?

还眼巴巴跑去跟赵大娘唠嗑,到底谁才是生她养她的娘?

白眼狼!”

“我不需要。”柳氏赶紧替林春桃开脱:“你大姐去赵家,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什么?让我忍气吞声,嫁进赵家伺候赵明辉和张白莲吗?”

见柳氏被自己噎住,林安夏握了握拳,放缓声音:“这些都罢了。娘亲我且问你,您为何要将夏猎户送来的礼物送给他们?”

“你大姐和你大姐夫忒可怜了。”柳氏底气不足地低下头:“我看见,他俩的鞋都破……”

“我们的鞋不破吗?”

一把将林盼弟和林根宝拉过来,林安夏眼眶霎时红了。

“根宝一年四季都穿着爹淘汰下来的这双旧鞋,脚趾和脚后跟都露在外面。

三姐更好,她平时连炕都不下,家里根本没给她准备鞋。

这些,娘亲你都看不见吗?”

“我……”

憋了三息,柳氏终于呛咳着哭出声来:“可她毕竟是你们大姐,过得不好,你们难道就不心疼她吗?”

“那也得她这个大姐先懂得心疼心疼我们这些弟弟妹妹!”

吼出这一句,林安夏只觉肺都要气炸了。

不行,她必须去把东西要回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