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足套聘礼

“噗……噗……”林安夏实在忍不住了。

将脸埋在小芸芸后背上,她几乎要笑得岔过气去。

故意的,这父子俩绝对是故意的。

想前天,小宸宸跟赵明辉和张白莲吵架的时候,那叫一个伶牙俐齿、思维敏捷。

怎么可能现在面对村长,一下子就智商萎缩,真的变成四五岁的小娃娃了?

至于夏猎户,哈!

还有谁比这个男人更腹黑的吗?

果然,偷瞄小宸宸,小宸宸也在偷偷看她。

对上林安夏的视线,小宸宸的嘴角还不自然地抽了两抽,脸红了。

林安夏登时笑得愈发欢快。

她这边双肩抖动、花枝乱颤,赵家五个人亦手脚抽搐,气得几乎要犯羊角风。

而村长被个小豆丁教育“别当村长了,赶紧回家休息”,老脸委实挂不住。

但他不敢怒斥小宸宸,也不敢冲给了野猪腿和银子的夏猎户以及赵大娘发火,索性将气全部撒在赵老三身上。

“赵老三,你给我闭嘴!

咱们石头村到底还有没有规矩了?

你个长幼不分的东西,我说将那两亩荒地分给林老实,就分给林老实,哪儿轮得到你有意见?

人家夏猎户领到两亩荒地时什么话都没有,怎么轮到你们赵家五兄弟,就有那么多歪理邪说?

你们怎么就比夏猎户金贵了?

人家夏猎户能种那两亩荒地,你们怎么就不能替林家耕种了?

此事无需商量,就这么定下来。

明日一早,你们五兄弟就去村口开荒,帮林家种够三年荒地!”

“三年?”所有围观的村民都抽了一口凉气。

赵家五兄弟面如死灰,赵大娘则一脸茫然,不可思议地瞪着林安夏。

林家这是走狗屎运了吗?

石头再多的荒地,只要开了荒,再经过三年的耕种改良,也能变成上好的熟地啊!

村长是脑筋不正常,打算跟他们赵家反目成仇?

林安夏也有些吃惊。

她着实没料到村长会发急,直接胡乱说话把赵家得罪到底。

不过吃惊归吃惊,她也没忘记正经事儿。

她是要跟赵明辉退婚的。

眼看村长已经铁青着脸走出院门,林安夏抬脚便要去追。

才一动,腰上一紧,已被小宸宸抱住。

“怎么啦,小宸宸?”

“我想姐姐了!”小宸宸瓮声瓮气地说,竟是罕有的撒娇口吻。

一双骨碌碌乱转的大眼睛,却在林安夏看不见的时候,与夏猎户迅速交换了下眼神。

林安夏原本就抱着小芸芸,再加一个小宸宸,她的脚步无论如何都迈不动了。

正要哄小宸宸放开她,视线已对上夏猎户黑漆漆的眼睛。

那眼睛里似乎燃着两团黑色的火,炽热、明亮、璀璨,又深不见底。

心头狂跳,她不由自主便将村长和赵明辉忘到脚后跟去了。

村长一走,赵大娘赶紧去追。

赵大娘走了,赵家五兄弟赶紧跟上。

挑事儿的离开,笑话没得看,村民们索性一哄而散。

不过转眼功夫,乱哄哄人满为患的院子里,便只剩下林安夏一家五口,以及夏猎户和两小只。

林老实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是夏猎户帮了忙,千恩万谢着便要招呼夏猎户进屋喝茶吃饭。

夏猎户却淡定地看了林安夏一眼,开始将独轮车上的东西一样样往下卸。

嘴里还兀自道:“林叔您别忙!我是来送礼的,送完就走。”

“送礼?”林老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夏猎户也不多言,东西卸完,又意味深长看了林安夏一眼,便带着两小只离开了。

被夏猎户东看一眼西看一眼,林安夏呆愣原地,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林盼弟和林根宝却很兴奋。

他们长这么大,几时见过有人这般给自家送礼的?

便是头几年林春桃和林招弟出嫁,男方下聘,也只是买了两包茶叶意思意思就完了。

今日夏猎户来送礼,却用独轮车推了满满一车,还是当着全村人的面儿。

当真是面子里子都赚足了。

所以,姐弟俩欢呼一声,连身上的伤痛都顾不得,便扑上来查看。

柳氏虽嘴里骂他们不懂事儿,心里却也惦记着礼物,也跟上来。

林老实见管不住,忙招呼林安夏亦凑上来。

待看清楚地上都堆放着什么礼物后,一家人全傻眼了。

一担饼,份量足的够全家人吃半个月。

四式海味,发菜、冬菇、虾米,还有两根海参。

三牲,一雌一雄两只鸡,一雌一雄两只大雁,还有重约五斤的一块五花肉。

两条至少三斤的大鲤鱼、两坛陈酿的女儿红、两包生果、两包四色糖、两包四京果、两包茶叶、两只装着莲子、百合、槟榔、芝麻、红枣等等干果的帖盒。

最后,还有两斗米,和二两白砂糖。

虽说林家穷了点,但还不傻。

即便这些东西里有许多他们都叫不出名字,却也瞧得出,这是除了聘金之外的足套聘礼。

足套聘礼哦!

别说石头村,便是隔壁绿水村,儿子娶妻、女儿出嫁,也没听说过谁家能送出或者收到如此齐全的足套聘礼。

这待遇,大概县太爷娶妻才能拿得出手吧?

可问题是,夏猎户将这足套的聘礼送过来,是想娶谁?

一家人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林老实终于憋出一句话:“小四?夏猎户这是……要做甚?”

林安夏一个头两个大。

她怎么知道那腹黑的野人大叔要做甚啊?

“我也不太清楚。”

摸摸鼻子,她又道:“大概是,我前天晚上山砍柴,救了夏猎户的两个孩子。

所以,他今日专门来送礼表示感谢吧?”

“你前天晚上救了夏猎户的孩子?”柳氏一下子抓住重点:“昨日怎么没听你说?”

“我……”林安夏登时语塞。

林盼弟最是护着林安夏,忙接嘴:“那会子小四的心思都在我身上,哪里顾得上说这些?

娘你就别问东问西了,咱们还是赶紧把东西都搬进屋去吧?”

“哦对对!”林安夏举双手赞成:“赶紧搬进去。

这又是鸡又是鱼的,还有肉。别将黄鼠狼和野狗招来,那就不好了。”

“呸呸!”柳氏连啐两口:“好的不灵坏的灵,少说这种倒霉话。”

“行行,我不说了,再也不说了。”

林安夏一马当先,拎起大米就往屋里走。

心里,却一个劲儿地犯嘀咕……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