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父子搭档

压根不在意村民们看怪物般的眼神,夏猎户将独轮车推进林家院子,还把林安夏丢在地上的粮袋和炭筐也顺上了车。

俩小只更抠门,从车上下来后便屁颠颠跑去捡拾洒落出来的炭。

待林安夏迎上前将颤悠悠的小芸芸抱起来时,小家伙手里竟攥着枚荷包美滋滋地给她献宝。

林安夏一看就知荷包是从赵老三身上掉下来的。

随手一丢,她用鼻子蹭蹭小芸芸的鼻子,教育道:“小芸芸宝贝,那是脏东西,我们宝宝不要脏东西,知道吗?”

也不知小芸芸听懂没有,立马呲着嘴里的八颗小米牙嚷嚷:“脏……脏脏……脏!”

她的声音奶声奶气,却干净清脆,回荡在整个院子里,直将赵家人气得脸皮子发绿。

林安夏却被小芸芸逗得笑逐颜开。

在小芸芸嫩呼呼的小脸蛋上用力亲了一口,她看向夏猎户:“夏大叔,你们怎么来了?”

“送礼!”夏猎户惜字如金。

意味深长看了林安夏一眼,他又冲停在门口的老者拱手一揖。

“请村长来判判林家和赵家这起官司吧!”

他用的不是征询的语气,而是命令。

村长抖了抖,终于满脸不情愿地走进院子。

“那个……今日之事,乃是误会,赵大娘……”

“误会?”林安夏不高兴了:“赵大娘带着五个儿子倾巢出动,跑来我家又是打人又是砸东西,这也叫误会?

村长?您该不会是老眼昏花,成了睁眼瞎吧?”

“你……”村长气得一个趔趄,险些趴在地上。

石头村虽不大,却也有近百户,哪一家不是将村长当成老祖宗般供起来?

怎地这林家四丫头如此刻薄,竟敢这般同他说话?

村长这厢才沉了脸,却听夏猎户道:“丫头,不得对村长无礼!”

夏猎户的声音并不大,却透着股不怒自威。

村民们听在耳朵里,只觉后脊背发凉。

林安夏却听得直想笑。

因为,夏猎户今日在藏宝阁与掌柜谈价格时,用的便是这种语气。

心知这位大叔还有后招,林安夏不但乖巧地“哦”了一声,还立马换上笑脸,冲村长毕恭毕敬鞠了个躬。

村长的眼皮子不由狠跳两下。

这是老爹教育闺女吗,俩人怎地配合得如此默契?

但,为何他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呢?

才打算继续拿乔打哈哈,夏猎户又开口了:“村长最是公正清廉,否则,下回有人也跑去村长家打砸抢,石头村还不乱了套?”

这简直是红果果的威胁。

看看夏猎户野人般的造型,村长下意识捏了捏袖袋中的碎银子。

最后,终于狠心道:“虽然四丫头伤了赵老三的耳朵,但赵家却打伤了林老实和根宝两个。

论数量呢,还是林家吃亏些。

且,四丫头打伤的乃是未来兄伯,算平辈。

赵家打伤林老实,却是长辈。

这以下犯上,不能不罚。

另外,是赵家主动打上门的,赵家当负主要责任。

故,今日这事,罚赵家给林家赔偿……”

“赔偿就算了吧!”夏猎户突然打断村长的话:“都是乡里乡亲的,赔钱伤和气。”

赵大娘正恼怒村长拿了钱不办事儿,却苦于不敢跟村长横。

所以一直三缄其口,听到村长要她赔偿时,一颗心七上八下,无比忐忑。

突然听夏猎户来了这么一句,她的老脸登时笑成了九月菊。

“对对!还是夏猎户通情达理,有见识。

这乡里乡亲的,赔钱可不是伤和气吗?”

“那赵大娘是同意我的说法喽?”夏猎户不动声色地问。

“当然当然!夏兄弟有勇有谋,您说怎样就怎样,是不是啊村长?”

村长正愁这烫手山芋甩不掉,一听这话,立马甩给夏猎户:“没错!就听夏猎户的。”

“既如此……”夏猎户幽深的视线在林安夏脸上一扫,盖棺定论:“那就罚赵家五兄弟替林家开荒种地吧!

我记得村长分给我家的那两亩荒地旁边还有两亩荒地,索性就将那地作为补偿分成林家。

横竖林家的地少,这般也算合情合理。

赵大娘如此信任我,两家地挨得又近,赵家五兄弟来干活时,我也好帮忙监督监督。”

“噗……咳咳咳……”林安夏被自己的口水成功呛到。

她就说夏猎户才不会有那样的好心,去帮赵大娘说话。

果然,这世上没有最黑心的,只有更黑心的。

赵老三原本就丢了半只耳朵,此时再听见夏猎户这么说,哪里肯依?

“我们石头村每个男丁只能分两分田,如何到了林家,就要给他们分两亩?

我不服!”

“对对,我也不服!”

“我们都不服!”

其他四兄弟纷纷附和。

夏猎户却不看他们,只瞧村长:“诶?每个男丁只能分两分田吗?

那为何林家有两个男丁,才只得一分田?而我家就能分两亩荒地?”

村长一口老血险些喷将出来。

那还不是夏猎户会来事儿,刚到石头村安营扎寨,便给他送了一条野猪腿吗?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横竖那只是荒地,村长当时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怎地,今日夏猎户就脑子不够用,当众拿这个说事儿?

“那个,林家的地,分的确实有点少。

恰好赶上今日的事,索性一起做补偿吧!

至于夏猎户家?

夏猎户独自一人带着俩孩子来投奔我们石头村,我们总得高风亮节照顾一下嘛!

所以,我就给他分了两亩村口的荒地。

注意啊,那是荒地,荒地。

大家都知道,咱们村口的荒地都是石头,什么也种不了……”

“种不了的地村长爷爷为何还要分给我爹爹啊?”从进院子开始便始终没吭声的小宸宸突然问:“难不成,村长爷爷在欺负我爹爹?”

“咳咳……”村长嘴里的一口痰霎时卡在喉间,上不去也下不来,直将他的脸憋成了紫茄子。

这要是其他人敢如此跟他说话,他势必搬出家法村规伺候。

可现在说话的,却是个五岁的小豆丁。

他总不能去跟一小屁孩较真儿吧?

但这孩子,真他娘.的叫人牙疼。

“那个……那个……”

“村长爷爷?你怎么说不出话了?”

小宸宸极好心地跑到村长身边,踮起脚尖便在村长的老腰上捶了几下。

“你是不是太老了呀?我看你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那干脆就别当村长了,赶紧回家休息吧?当村长那么累的。”

……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