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惩治渣男贱女

“喂白莲花!”冲张白莲扬扬下巴,林安夏悠哉哉道:“提醒你一句,这里还有两名未成年儿童呢,不欢迎你这种限制级低俗言语和画面。所以,麻烦二位转身十五步,出门右拐,好走不送!”

荏是张白莲脑洞再大脸皮再厚,也想不到林安夏会直剌剌说出“我自然在笑你”这样的话。

而林安好最后那句“好走不送”带着明显厌恶与不耐烦,仿佛她和赵明辉是两坨令人作呕的臭狗屎,直噎得张白莲气血翻涌,差点背过气去。

赵明辉刚刚被张白莲挑起来的心猿意马也一下被林安夏变成了愤怒。

狠狠将张白莲甩出去,他大步上前,弯腰就来抓林安夏的手臂:“贱人,赶紧跟我回……”

“去”字尚未说出口,便觉眼前一花,“砰”地一声,赵明辉被人踹翻在地,鼻血长流。

“你……”赵明辉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安夏:“是不是你踹我?”

活见鬼了吗?他什么都没看清,怎么就倒地上了?

若不是鼻端还萦绕着林安夏的气息,他一定会认为自己遇到了鬼打墙。

“唉!”林安夏将小宸宸和小芸芸裹好往里边挪了挪,站起身大大方方整理了下肚兜,这才居高临下看向赵明辉。

“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这上来就要摸我,我不踹你踹谁啊?长眼的就赶紧给我滚,不然,我不介意在这荒郊野外让你断子绝孙!”

这话令赵明辉猛地打了个哆嗦。

此时的林安夏,看上去明明还是他熟悉的那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丫头,但不知为何,却让他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气。

虽然有点胆怯,但他实在憋屈,努力说服自己眼睛看花了,赵明辉一咬牙,又从地上爬起来。

不过这次他学聪明了,不敢挨林安夏太近,还故意放缓声音哄骗道:“安夏,我刚才乃手滑,并非有意欺负你。再说,我是你未婚夫君,摸你一下岂不正常?

你是知道的,我不是什么心狠之人,既然这孩子说你救了他和他妹妹的命,我权且相信你便是。

所以,趁现在还没有其他人来看见你的身子,你赶紧跟我回家去好不好?”

“你跟张白莲回去吧!”林安夏厌恶地转身,“我待会儿还要带这两个孩子去找他们爹爹呢!”

话音才落,腰肢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赵明辉臭烘烘的嘴巴直往林安夏粉嫩的脖颈上凑。

“安夏,这俩孩子咱们又不认识,为什么要帮他们找爹爹?索性让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你跟我……你可真香安夏,让明辉哥哥亲一口可好?”

眼瞅着猪嘴就要拱到脸上,林安夏再没耐心,猛地一个一字马,赵明辉额头中招,像截残破的土墙般往后栽倒下去。

林安夏不紧不慢地转身。

她在赵明辉旁边蹲下,唇角勾起清浅笑意,声音里却带着不怒自威:“听不懂我的话吗?谁给你的胆子敢吃我的豆腐?是想找死吗?”

“找死吗”三个字说出来,她手腕翻转,干脆利索地扇了赵明辉两个大嘴巴。

这俩大嘴巴林安夏使足了浑身力气,直抽得赵明辉眼冒金星,腮帮子立刻明晃晃肿起来,在也找不到东南西北。

林安夏打完后仍不满意,又走向目瞪口呆的张白莲,“喂!这渣男你喜欢就看紧点,别让他跟只发了情的公狗似的到处恶心人。否则我就……”

话说一半,张白莲“扑通”跪下了。

“安夏你别打我,都是明辉哥哥主动的,我是上了他的当,被他逼迫的呀!”

“我去!”林安夏无奈地冲天翻个大白眼:“这就开始狗咬狗了吗?能不能稍微有点合作精神啊?你们这样,我还怎么玩儿?”

轻叹一声,她弯腰将张白莲拎起来,似笑非笑道:“记住,我打赵明辉,是因为我更厌恶不安分守己的渣男贱女中的渣男。

至于贱女,别来惹我我从不会赶尽杀绝,毕竟,大家都是女人嘛!

但是张白莲,你最好管住自己的嘴,回村后若敢将今日之事说出去一个字,我保证让你后悔一辈子。

滚!”

“是是是!我这就滚,这就滚!”张白莲嘴里应着就想走。

“等等!”林安夏拦住她。

“安夏?”张白莲都要哭了:“你……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把你的衣裳留下。”

“衣裳?”张白莲一脸懵逼。

林安夏也不解释,强行剥下她的棉袍棉裤,又将赵明辉踹到张白莲身边,满脸不耐烦道:“赶紧带上你的明辉哥哥滚蛋,若再来惹我,遇见一次我揍你们一次!”

直到渣男贱女狼狈离开,林安夏才走回两个粉团子身边。

“有没有被姐姐吓到?”她笑眯眯地冲俩小只呲呲牙:“怕不怕啊?”

“不怕!”小宸宸激动得满眼红心,脸上皆是崇拜:“姐姐你可真厉害!”

林安夏恍了恍神,一瞬间,她竟觉得小宸宸这种表情极像前世自己因白血病夭折的弟弟看见路飞时的模样。

鼻子有点发酸,林安夏下意识想移开视线,小芸芸却不依不饶“阿嘟阿嘟”地吐着泡泡向她求抱抱,还学哥哥的腔调喊了声“腻害”,一下子又把林安夏逗笑了。

弯腰在两小只脸上各亲一口,林安夏开始穿衣服。

刚将棉裤穿上,突然感受到身后两道犀利热辣的目光灼灼落在自己背上,林安夏倏地回头。

果然,身后不知何时竟冒出来个须髯大汉。

此人身高足有一米九,挺拔高大,却衣衫褴褛、头发凌乱,腰间围着两张血迹斑斑的虎皮,手里还拎着柄寒光闪闪的大砍刀。

而他络腮胡子遮掩住了大半张脸,压根分辨不出容貌和年龄,唯独那双鹰隼般犀利的眼睛死死盯着她,亮得出奇。

他就这么背对洞口光线静静站立,仿佛一座从天而降坚不可摧的铁塔,又像一只刚刚从原始森林里跑出来的野人。

林安夏额头上的青筋登时绷了起来。

艾玛!不会这么丧吧?穿越过来的第一天,不但勇斗渣男贱女,还让她遇见野人?

话说,这么彪悍的野人,再来两个跆拳道黑带一起围攻,也打不过吧?

……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