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接档 ——《在他心上撒野》

http://www.fjxsw.net/book/128772

书名:《在他心上撒野》

那个男人,不善、狂野,偏偏的,对她极为大度,无条件,就是宠。

她惜命,怕死,在死水里抓到他这根救命稻草便再也不能放手。

爱也许可以同甘共苦,给她重生的信仰。

可沈菀却说:我不想和你好。

陆齐修:我度量小的不行,你要么和我在一起,要么谁也别想好。

——

陆齐修:“你就委屈点,栽在我手里行不行。”

【不弃坑不烂尾】

【双向暗恋+糙汉,偏冷门,慢热】喜欢就点个收藏吧!

以下试读片段:

九月初的什川酷暑难耐,赤日炎炎,高温烘烤大地。

沈菀刚下飞机,拖着沉重的箱子走出机场,刚走出机场大门,一通电话紧随而至,来电显示是陌生的号码。

“你好,请问你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你。”

沈菀四处张望没有看到电话里那个男人说的站牌,身后还有两个大箱子,她没法一边打电话一边推两个大箱子。

“陆先生是吗?你穿黑色短袖和迷彩裤?是不是头发特别短那个?”

沈菀看到目标之后惊了一会,又沉默了。

……

陆齐修把手机塞回裤兜,大步朝着她走来。

他个子高大,皮肤黝黑,是风吹日晒健康的颜色,五官轮廓分明,眼窝很深,面上波澜不惊,鼻梁高挺,一张好看的脸,但是面相矜冷疏离,就差写上生人勿近四个大字。

他看着戴着比她脸还大的墨镜,墨镜倒影出自己的身形,他问:“沈菀?”

沈菀点头,说:“你是陆齐修陆先生?”

他也点头,说:“是。走吧。”

太阳很晒,沈菀戴着帽子防晒,她就靠这张脸吃饭,轻慢不得。

沈菀扬了扬下巴没说话,头上的渔夫帽,帽檐盖住两侧耳朵,只露出小巧的鼻尖和涂着大红色的嘴唇,她皮肤很白,和黑色的墨镜成鲜明的对比。

她推着两个箱子艰难跟上他的步伐。

陆齐修回头看到她推箱子,停下来,对上她的视线,问了声:“需要帮忙?”

“不需要。”沈菀拒绝。

陆齐修抿了抿唇没说话,这几年不断有人来什川做公益,有志愿者也有各行各业的人,来什川待上半年,时间已经算长了,而沈菀情况特殊,他还得亲自照料。

他想起一周前赵美珍找到他,说要他帮忙照顾一个人,有点难伺候,让他帮忙照料照料,就半年时间。

如果不是因为赵美珍对他有恩,他又缺钱,不然也不会把麻烦往自己身兜。

眼前的女人娇滴滴的,皮肤白的仿佛可以掐出水,又漂亮又勾人,很吸引男人视线。

他也不例外。

“你自己开车吗?”

沈菀的声音把他带回现实,他没有情绪的瞳孔在她身上停留了会,看到那两个大红色的大箱子,说:“嗯。”

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停在路边,轮胎上满是黄泥。

陆齐修帮她把两个箱子放在后面车厢里,她道了声谢谢。

声音温柔的一塌糊涂,陆齐修又看她一眼,觉得有几分眼熟,可是想不起来。

沈菀站在原地发呆。

他说完干脆利落上了车,还不忘丢下一句话:“你最好快点,得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回到什川,不然你今晚自己留在机场过夜。”

……

从机场到什川镇上有三个小时车程,已经是下午三点钟,沈菀坐了一天飞机一身疲惫,下了飞机又坐了四个小时的车程,路况糟糕,一路颠簸,陆齐修飙车似得,开的又快,车又抖。

到什川的镇上镇是下午三点钟,到了镇上,她想找家吃的小店坐下来休息,陆齐修冷硬说不可以,说要等他的朋友,而且得在太阳落山之前回什川县。

沈菀又说:“那我去买瓶水可以吗?”

“你在这等,我去买。”

陆齐修考虑到她不认识路,而且什川当地的都是老年人居多,不擅长普通话,说的都是当地方言,她不会说也听不懂,才去帮她买水。

趁陆齐修去买水的功夫,一通电话打进来。

沈菀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变了又变,迟疑三秒钟还是接通,说:“你好,哪位?”

手机那端也沉默了几分钟,一道清冷的男声响起,说:“你去哪里了?”

他没介绍自己是谁,但是沈菀听出来了。

是周若南。

沈菀说:“这不关你事。”

语气生冷,甚至不耐烦。

周若南又沉默了会,才说:“听你经纪人说你放长假了,菀菀,你不用刻意躲我。你回来,我们见一面,今晚老地方,好不好?”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