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向径

七月暴雨连天,堵了大半的路。

原本直通的路要往城外绕,姜喜赶到衢大的时候,已经比向径放学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姜喜绕过学校长街,穿过小径,才走到教学楼前。她不熟,找不到电梯,一口气爬上四楼,又沿着走廊往最里处走,很快走到门前。

里头有闲聊的声音传来。

“径哥,你最近在一起的那个妞挺不错的。”

“也就那样。”另外一个声音懒懒散散的,几分慵懒,倒是不太在意。

姜喜顿了顿,推开门进去。

教室后面窗户处倚着两个男生,一高一矮,在抽烟。

矮的相貌平平,至于高的那位,整个学校都难出一两个这种长相的,说邪不邪,说冷不冷,五官深邃,皮肤偏白却没有一丝女气,很惊艳。

两人闻声看过来,向径看到她时,脸色变了变,不太耐烦,可是声音却极其平静,说,“你怎么来了?”

姜喜笑:“阿径,我来接你回家。”

“姜叔呢?”

“他今天有事。”

向径皱着眉,“家里没其他司机了?”

“有,可是我想来接你。”姜喜声音轻缓,眼底干干净净。

他顿了顿,偏过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嘴角下挑,不屑又讽刺。

“你去外头等我。”半分钟后,他说。

姜喜乖乖的照做了。

矮个子好奇的问他:“欸,径哥,那谁啊,另一个女朋友?”

“我的眼光再差,也不至于找个腿脚不便的。”向径不太在意的道:“一个亲戚,不熟。”

矮个子这才想起,刚刚那姑娘,走起路来,极慢,像是在遮掩什么。

原来是个跛子。

……

暴雨依旧在肆虐,凌乱直下渐欲迷人眼。

姜喜站了十来分钟,腿开始疼了。

她有病,腿疾,伤了不久,还没康复,也有可能没法完全康复。

她太难受了,想要蹲下,身后却有一只手,撑住她的腰。再接着,传过来的是熟悉的味道。

姜喜抬头,入眼的是少年的下颌,她笑了笑,眼角弯弯:“阿径,你出来啦?”

向径没说话,只相当疏离的把她给抱起来,也没打伞,送她到车上时,淋了一路。

姜喜说,“阿径,谢谢你呀。”

他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只往后排的位置走去,上了以后,又是自顾自玩手机。

在聊微信。

也不知道跟谁,倒是难得的勾了勾嘴角,看上去心情不错。

姜喜垂下眼皮,说:“刚才我在你教室门口,听见你同学说,你交女朋友了?”

很突兀的话题。

向径的眼里窜过一层冷意,但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他漫不经心的说,“都有你了,我哪有那个心思去搞那些有的没的?”

姜喜跟向径两个人,摆过酒席,但因为年纪没到,还没领证。

但所有的姜家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

毕竟她为了他,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姜喜重新抬起头来,眼角重新弯起来:“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他淡淡反问。

“以为你有喜欢的人了。”

向径脸上没什么表情,语调却很深沉,张口就来:“我喜欢你。”

很显然,这句话他说过无数遍了。

向径还在看手机。

这时候正好有一条被他置顶了的微信号发进来的消息。

[阿径,今晚过来住么?]

向径心不在焉的回了句:[不了。]

[好,不过明后天要过来,周末不见你我会想你的。]

[明天晚上过来。]

回完话,他将那个微信号,取消置顶。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