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只剩下最后的办法

陆泽看到她醒过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你终于醒了。你怎么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明明刚刚小产,就做那么繁重的工作,现在因为劳累过度晕过去了,可真是把我吓了一跳。”

看到陆泽,昏迷之前的记忆,这才重新进入了越明乔的脑海。

她想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喉咙竟然是哑着的:“谢谢你,我没事了。”

说着她就要从床上起来。

陆泽连忙按住她的肩膀,表情难得有些愤怒:“你说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啊,现在你身体这么弱,还是在医院里住几天再出院吧。”

摇了摇头,对于他这个建议,越明乔自然而然地拒绝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

说着她又开始给自己穿鞋子。

越明乔发现自己的衣服是新的以后,表情立刻有些变了。

陆泽挠了挠头,发现自己拿这个女人确实没有办法,他也看出了此刻越明乔心里的想法,连忙解释说:“是你身上的衣服实在是……我就找护士帮忙换了一身。”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越明乔心里却明白他想说什么。

对于陆泽,越明乔其实并不是很想跟他有太多的交流。

那时候年少,她无畏又大胆,而现在她只是一个胆小鬼,真的经不起任何的风浪了。

于是在陆泽欲言又止的眼神里,越明乔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刚要进医院的顾流,越明乔下意识想要躲避他,却被他冷声叫住了。

“越明乔,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每次听到他这样的声音,越明乔就忍不住发抖。她恨他,但是又从心底里害怕他。

“我不知道我自己忘记了什么。”

过了好久,越明乔才这样说了一句。

顾流也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什么有一种焦躁的感觉,明明明若已经醒过来了。

“既然你妹妹醒了,那你就应该去照顾她,你说对吗?”

越明乔听到这句话,。死死地盯着顾流,她的眼神竟然有一些犀利的感觉。

顾流却毫不在意:“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越明乔嘴唇已经咬出了明显的痕迹,她尽力隐忍着自己的情绪:“既然她醒了,那我也应该退出了,为什么又非让我去照顾她呢?”

顾流嗤笑了一声,他看着越明乔,眼睛里面是毫不掩饰的厌恶:“你害的你妹妹当了5年的植物人,现在轻飘飘的一句退出,就可以把你原来造下的罪孽一笔勾销了吗?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这么好的事吧?”

“顾流,你让我再说多少遍!明若变成植物人,根本不是我的错!我没有推她!”

再也忍受不了顾流的指责了,越明乔忍不住大声地说出了这番话。

她一边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掉到了地上。

她这样的举动有些反常,顾流却没有仔细想,他先是怔了一下,接着涌上心头的就是恼怒,也不管这里是不是医院,顾流拖着越明乔到了一个人流比较少的地方。

大手捏着她的下巴,顾流眼神阴沉极了,他一字一句地说着:“别再狡辩了,你以为只是你空口白牙的解释,就可以掩盖自己的罪行了吗,明天你必须来给我照顾你妹妹,否则你是不是不想让你的养父母过安生日子了?”

仿佛一条毒蛇伸出了芯子舔她的脖子,顾流的气场太过强大了,越明乔被他这样的威胁吓得僵在了原地。

等到顾流大步流星的走开,越明乔才仿佛恢复了神智,她大口喘气,坐在地上。顾流的威胁确实捏住了她的软肋,越明乔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享受到多少温情。

而她的养父母就是那仅有的温情的给予者。越明乔不能让他们因为她受到任何伤害。

可是,想到明若,越明乔闭了闭眼睛,她真的不想去。

可是现在她已经无路可走了,除了……

想到那个方法,越明乔缓缓的呼出一口气,站了起来。

虚浮着步子回家,越明乔把窗帘全都拉了起来。

本来就不怎么明亮的屋子,顿时变得阴暗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