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都觉得她恶心

第二天,哪怕胳膊上的伤依然没好,越明乔还是坚持去上班了。

因为她需要每个月支付5万元作为明若的医药费,如果她不工作,钱又从哪里来呢?

她的同事们觉得她是个女的,并没有多加苛责她,她的日子并不是很难过。

这一天她从店里取货,送往那个地方的时候,看着那熟悉的位置,她忍不住有些忐忑。

当到了那座别墅,越明乔冷凝着脸,语气有些僵硬地打通了一个号码。

那边人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不是告诉你具体位置了吗?你直接送上来就行,怕什么啊。”

随即电话就被挂断了。

越明乔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唇,她心里的预感越来越不妙了,因为这个地方她太熟悉了。

果然当打开门看到面色冷峻的顾流时,越明乔就知道自己没有记错。

那个具体位置就是顾流住的地方。

他叼着一支烟,雪白的衬衫半敞着,露出精壮的胸膛,眼里还有些血丝,看着她反倒笑了起来:“没想到我表弟点了外卖,竟然是你给我送来啊。真是缘分。”

“既然东西已经送到了,那我就先走了。”越明乔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恨不得现在就离开。

可是顾流轻飘飘的一句话却阻挡住了她的道路。

“难道你不进来吗?你弟弟可在这里呢。”

妹妹这两个字让越明乔的脸上出现了惊讶的情绪。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越明乔有些急切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顾流却依然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怎么知道,你见了不就知道了吗?”

越明乔也顾不上其他了,她对越琳的思念已经让她忘记了害怕。

等她一进去,却被里面的场景吓住了。

群魔乱舞,一群少男少女在疯狂的跳舞,五颜六色的头发晃得她眼花。

越明乔不相信顾流竟然会同意他的表弟做出这样的事情,开这样的party。

可是事实就摆在面前,不允许她再质疑了。

顾流的表弟看到越明乔,眼睛一亮。瞬间打了个响指。大家都静下来了。一起把目光投向了越明乔。

在这样的注视下,越明乔显得有些窘迫。不过毕竟当年她也是个影后,面上倒是没有露出什么怯弱的情绪。

她的目光仔细的搜寻着自己弟弟的踪影,当看到那张有些熟悉,却又含着陌生的脸庞时,越明乔眼睛里闪过了惊喜的情绪。

她对着越林说:“林林,姐姐在这里!”

这样热切的目光却并没有让那个少年有半点相同的回应。

他咬着一根棒棒糖走到越明乔的面前,用一种不屑又含着恶心的眼神看着她,这样的眼神,让越明乔心里陡然生出了一股寒意。

“谁是我姐姐?我不认识你!”这样的话语仿佛一记重锤敲在了越明乔的心上,她甚至已经不能维持面上的表情。

“林林,你在说什么,我是你姐姐啊……”是你小时候最喜欢的姐姐啊……

越林看了一眼顾流,发现他还是一副壁上观的样子,又咬了咬牙,摆出更恶劣的表情:“越明乔,你觉得你现在配做我的姐姐吗,我们全家人都不希望有你这样一个家人,我们早就断绝关系了!你做出那么多丢脸的事,真让我感到恶心!”

拼命地摇着头,越明乔甚至不相信这样的话,是自己的弟弟说出来的。

毕竟她的弟弟,在小的时候最喜欢她了,每天跟在她的身后,还说要一辈子保护她。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她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越林。毕竟在其他人眼里就是这样,她就是一个坏女人。

是她害得自己的妹妹从楼梯上摔下来变成植物人。

她作为明家的大小姐,因为佣人抱错了被养在越家十几年,到最后回到明家,甚至都没有连姓都没有改回来。落得众叛亲离的地步,到底怨谁?

最爱她的弟弟都讨厌她了。

这时候,顾流的表弟把她送来的饭菜递到了越林的面前,对他说道:“越林,你怎么这么狠啊?你姐姐这次可是专门为我们送饭来的呢,这可是你姐姐送来的饭。”

看着包装精美的外卖,越林眼睛里掠过了一丝恨意,他用力地拆开了包装,把所有的汤汤水水全都泼到了越明乔的身上。

“啊!”有些围观的女孩子忍不住叫了起来,甚至有些还闭上了眼睛。

越明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这些汤汤水水淹没了,是的,她的感觉就是被淹没。

本来还算整洁的衣服全都被污迹弄脏了。她的头发上脸上全都是令人恶心的东西。

“你看看你这副样子,真是狼狈极了,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你快点滚吧!”

越林说完了以后,推开了所有人走了出去。

而其他人就好像在看猴一样,观赏着越明乔的狼狈情态。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网站地图 '); })();